首页 > 书库 > 《穆矣其言成诗》穆木天的诗 总受 穆矣其言成诗全文阅读

穆矣其言成诗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穆矣其言成诗》的小说,是作者默亦羽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穆景山以为是自己的话过分唐突,让乔诗雨不开心了,连忙道歉:“抱歉,小雨。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不一般,我只是……” 穆景山的话还没说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0-30 12:07:08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穆矣其言成诗》的小说,是作者默亦羽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穆景山以为是自己的话过分唐突,让乔诗雨不开心了,连忙道歉:“抱歉,小雨。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不一般,我只是……” 穆景山的话还没说

《穆矣其言成诗》免费试读

穆景山以为是自己的话过分唐突,让乔诗雨不开心了,连忙道歉:“抱歉,小雨。我知道你和他的关系不一般,我只是……”

穆景山的话还没说完,乔诗雨又笑着仰起头,说:“景山哥哥,跟你没关系。我只是有点担心子宁。”

“你没事就好。”其实,穆景山对施子宁有没有事并不在意,他在意的只有乔诗雨。

“子宁的事……可能不是意外,是人为的。”乔诗雨不安的说道。

“意外?”穆景山听到乔诗雨的话,不禁开始担心乔诗雨的安危了。如果施子宁受伤的事情是人为操作的话,那和他关系匪浅的乔诗雨难保不会成为对方的目标,一个制衡施子宁的目标。

穆景山相信,不止是自己,肯定所有人都认为施子宁和Yvette Qiao“有关系”,只是其他人不知道Yvette Qiao就是乔诗雨,就是乔家的小女儿。乔家对乔诗雨保护得很好,外界只知道乔家还有一个小女儿,但不知道名字,也不知道长相。

“那……你会有危险吗?”穆景山有些担心乔诗雨。

乔诗雨愣了一下,她倒是没想过自己的问题,施子宁受伤的事,她不敢告诉爸妈,自然连乔阳宇也不敢说了。如果对方已经开始危及到施子宁的人身安全,那与施子宁关系“密切”的Yvette Qiao是不是也会成为对方的目标。毕竟,她可以说是施子宁这么久以来唯一的“突破口”。

“我……应该……会……没事吧。”乔诗雨的语气有些迟疑,带着一些不确定。她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会真的把她当做目标,又或者只是虚晃一枪,施子宁这次受伤的事情,只是对方给他们的一个警告。

“小雨,你听我说。”穆景山听到乔诗雨如此不确定的语气,神情倒是严肃了起来,

“虽然,我不知道你和施子宁到底是什么关系。施子宁受伤的事情,本来剧组出了这种事情,最佳的处理方式一定是将整件事情隐瞒起来,但是现在却以如此快的速度曝光,加上最近施子宁的负面新闻实在是太多了,我怀疑是有人在故意针对他。现阶段,你是唯一跟他能‘扯得上’关系的人。不管怎么样,你都要注意自己的安全。”

“其实……我……”乔诗雨本想和穆景山解释自己和施子宁的关系,但……毕竟这牵扯到的不止是她一个人,她不能就自己决定将这件事说出来,想到这里,乔诗雨摇摇头,眼神黯淡了些,说:“没什么,我平时自己会注意的。”

穆景山看得出乔诗雨刚刚的欲言又止,刚刚乔诗雨本来想说些什么,但是又好像想到些什么,将原本要脱口而出的话又收了回去。

穆景山无奈的扯了扯嘴角,看来自己还是不值得让她信任。他也不想逼她,他想等,等到乔诗雨自己愿意说出口的时候,再主动和自己说。

“嗯,你自己注意些,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。”穆景山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乔诗雨,其他的暂时都做不了。

“景山哥哥,我们不说这个了,说点别的吧。”乔诗雨不想再继续刚刚的那个话题,一方面是自己跟施子宁的关系实在是没办法说清楚的,另一方面,她还在等孙北的调查结果,她想等孙北的调查结果出来以后,再和施子宁商量一下,再做定夺。

乔诗雨本来低垂着的头,突然又扬了起来,看向穆景山的眼神里似乎还带着光芒,“景山哥哥,你知道我入围维欧的决赛了吗?”

因为在上海参加预决赛前的那场酒会和预决赛一结束的时候,乔诗雨都看到了穆景山,她相信两次的相遇不是巧合,加上之前抄袭事件,穆景山的帮助,穆景山应该是有在维欧那边的关系。自然也就清楚,维欧国际服装设计大赛对于一个服装设计师的重要意义。

穆景山看到乔诗雨望着自己的漆黑的瞳孔里带着的光芒,就好像夜空里最闪亮的繁星,他看到了瞳孔里映出的自己的身影,突然之间,就好像击中了他心脏的某一点,他的心脏强烈跳动,不可抑制的想要破胸而出。

穆景山深吸了一口气,让自己那颗不安于室的心脏趋于平静以后,才微笑着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。我相信你的实力,期待你最后夺得总冠军。”

这种“假大空”的奉承话,乔诗雨听过不少,所有人都是这么说的,“我相信你可以的”、“期待你最后的胜利”、“加油,我看好你”,可同样的话透过穆景山的低沉又带有磁性的嗓音说出来,却让她感到无比的振奋。

穆景山看向她的眼神里,充满了真诚,心跳好像在刹那间漏掉了一个节拍,那样直击内心深处的眼神,让乔诗雨不由地偏开了自己的脑袋,双眼开始四处张望,“景山哥哥,我下周就要出发去意大利了。等我从意大利回来,我们再约。”

穆景山看到乔诗雨的小动作,嘴角自然而然的上扬,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笑意:“好。”

乔诗雨看了一下放在面前的菜,剩的不多,而且大部分的菜都是放在自己的面前,便不好意思的问穆景山:“景山哥哥……你吃饱了吗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那我们买单吧。”

于是,穆景山用房内的服务铃招来服务员打算买单。

李经理一知道是穆景山所在的包间要买单,就亲自拿着账单过来了。

穆景山自然而然的接过账单,正准备将自己的卡递给李经理,却瞥见乔诗雨从旁边递了一张卡来,穆景山挑挑眉,悄悄的将乔诗雨的卡换到自己手里,等到李经理拿着自己的卡去结账时候,才将乔诗雨的卡推回到她的面前,说:“这次是我请你的,自然是我买单。”

其实,穆景山记得乔诗雨说过的,要请他吃饭的话。他偷偷留了个小心思,如果他一直没有让她请自己,那他们两个人是不是还有下次……?

**********

乔诗雨一到工作室,就看到张素然用眼神示意自己手上的那份文件。她猜想张素然手上的那份文件就是孙北的调查结果。

果不其然,张素然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乔诗雨,乔诗雨打开一看,果然是——施子宁受伤的真相。

根据孙北的调查结果,导致施子宁受伤的那几根断了的威亚上,有整齐的刀口,明显是被刀划过,并不是因为老化而产生的断裂。

其实,早在得知施子宁是因为威亚断裂而发生的意外,乔诗雨就开始怀疑这是人为事故。近年来,吊威亚在影视剧中的应用十分普及,几乎每部影视剧中或多或少都会用到吊威亚。所以,吊威亚的安全性对于艺人来说尤为重要。而吊威亚以前都会先检查钢丝的状况,钢丝出现老化导致断裂这种现象在实际操作中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。所以,如果在吊威亚过程中发生钢丝断裂而产生意外,那只可能是人为造成的事故。

孙北交给张素然的资料里还有近期离开《落雁纷飞》剧组的几位场务人员,以及在剧组里曾经和施子宁产生过纠纷的人。孙北暂时还没有查出是谁做的手脚,以及背后真正想害施子宁的人到底是谁。

乔诗雨看着孙北调查出来的资料,面色越来越沉,对张素然说:“继续查下去,直到把那个人查出来。”

“知道。”张素然说完这两个字,就退出了乔诗雨的办公室。

乔诗雨揉了揉发皱的眉心,还是决定给施子宁一个电话:“素素已经让孙北查出来的,你受伤的事是——人为造成的事故。”

施子宁听到乔诗雨的话,并不觉得意外,其实他们早就怀疑这件事不可能是意外,而且人为事故。施子宁只是淡淡的说:“嗯。”

“我让孙北继续查下去了。”

“呵,其实……查不查,我们不都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施子宁轻笑了一声,语气里充满了不屑,“反正,她手里也不在乎再多我一条命。”

“子宁,别这样。我知道你恨她,可……你别忘了,我们是一家人。”乔诗雨担心施子宁因为急着想报复对方,而采取什么冲动的举动,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,她想劝施子宁在有什么举动之前,可以先冷静的好好想想,再做决定。

如果不是隔着电话,听到施子宁的呼吸声,静的她都快要怀疑施子宁其实早就把电话挂断了。过了许久,施子宁才平静的说道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乔诗雨知道施子宁愿意说这句话,就代表他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,他在对那个人采取行动以前,会想起自己还有家人,并不是孤身一人。

“我们永远都会是你的家人,如果觉得累了,家里的大门永远都为你敞开的。”乔诗雨轻轻的说道。

“嗯。先这样吧。”施子宁挂断了电话。

乔诗雨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有些无奈,那家伙估计是害羞了,她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把这件事告诉乔阳宇。

《穆矣其言成诗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