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苏醒——恶魔契约》恶魔契约之黑执事同人 圣水 苏醒——恶魔契约BI

苏醒——恶魔契约

玄幻言情连载中

银色的小花新书《苏醒——恶魔契约》由银色的小花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颜语,幸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皇家访问团的离开,意味着幸府彻底地忙碌起来,不断有陌生的面孔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幸府里,那是归家的游子,不断有人结伴出门,一起置办年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3 00:07:2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银色的小花新书《苏醒——恶魔契约》由银色的小花所编写的玄幻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颜语,幸府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皇家访问团的离开,意味着幸府彻底地忙碌起来,不断有陌生的面孔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幸府里,那是归家的游子,不断有人结伴出门,一起置办年

《苏醒——恶魔契约》免费试读

皇家访问团的离开,意味着幸府彻底地忙碌起来,不断有陌生的面孔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幸府里,那是归家的游子,不断有人结伴出门,一起置办年货,他们洋溢着快乐的微笑,似乎早年的战争早已随风淡忘。对于颜语来说,过年是一个与她无关的名词,没有家人,没有团聚,过年没有任何意义。她看着府里上上下下忙碌的人们,只觉得陌生而熟悉,却没有丝毫归属感,这里不是她的家,过去不是,现在不是,将来也不是。

与此同时,二王子阿凡塞纳追求丝蓝的消息象长了翅膀一样,在有心人的煽动下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京都,成为贵族和平民们最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,而幸府里不断出现的鲜花和礼物则证实了这个消息。一些无聊地赌徒甚至开出了盘口,内容从礼物的价值到品种不一而足。职业套裙成为贵族圈里最受欢迎的新品,而往昔出品的职业套装更是被炒到了天价。奈何如今颜语呆在幸府中从不出门,而贵族的管家们却纷纷被基尔挡了回来——他们不敢造次,幸府本身是个相当复杂的地方,如今明里暗里又有二王子罩着。

颜语对这些消息都只是一笑置之,然后转身投入希望之塔中。越深入纹章学,颜语越是心惊,也越为它沉迷,它就象一幅生动却晦涩的画卷,记载着那些早已被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尘埃。如今颜语的进度还停留在上古战争中,这里面大多是一些比较客观的对神的记载,不少东西都涉及到对教会十分不利的方面。颜语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东西没有被教会禁止,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人象颜语一样,愿意从这个世界的启蒙时期开始看起。

“府主说你比我强,我不信,现在我信了。”低低的咳嗽,微涩的声线,颜语微恼地抬起头,却意外地看到一张眼熟的脸,少年俊美的脸上带着歉意的微笑,完全与年龄不符的眼神直指人心:“至少我是从500年的历史开始看的。”

苍白的脸上因为咳嗽泛起两道红霞,身子弱得仿佛随时倒下,少年从口袋里摸出一小瓶绿色的药剂,一口喝掉,苍白的唇色才恢复了些许红润。他腼腆的伸出手,微笑着说:“我叫镜。”

“颜语。”颜语轻轻碰了碰他的手,算是握过了,镜的手很凉,这根本不是一个健康男Xing的手。

“府主让我来找你的,宫里有人要见你。”说到这时,镜顿了一下,眼里闪过一道怪异,但很快恢复了自然:“是公主殿下派来的。”

一路无话,颜语只是默默地观察。昨天的晚会上,基尔一直将镜和火舞带在身边,这本身就说明了这个少年身份特殊。如今一路走来,路上的人见了镜,都会自觉地保持距离,目露尊敬。这种尊敬是下位者对上位者的服从,而且是发自内心的。这至少说明了一点,少年在府里有很高的威望,并且这种威望并非基尔的缘故,而是他自己积累的。只是自己却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。

“我是一名药师,百病成医嘛。”镜仿佛知道颜语在想什么,自嘲道:“只是近年来身子越来越差,自顾不暇了。”即使这样放慢速度的步行也让他有些气喘。

颜语知道镜也许说得是实话,但这绝对不是事情的全部。但是她并没有任何询问的意思,只是“哦”了一声表示听到了。

镜也没有任何再开口的意思,二人在沉默间来到了热情之厅。火舞也在,她看到不紧不慢跟在镜后面的颜语冷哼了一声,眉眼间有说不出的厌恶。颜语没有尴尬,没有恼火,有的只是无限的平静和清冷,这让镜对她的评价又高了些。

热情之厅里除了基尔和火舞,还有一个脸色白净的胖子和十几个美少年。颜语的眼神从这些姿态各异的少年身上掠过,最后定格在胖子身上。胖子虽然胖,却并不惹人厌,圆圆的身体让他看起来象是长了四肢的皮球,很有趣。

“这位就是颜语公子吧,”胖子看到颜语眼睛一亮,他恭敬地向颜语行了个不知何意的礼,然后肥胖的双手递上一封粉色的信:“这是四公主殿下让小的转交给您的。”说到四公主,胖子细长的眼睛不自觉地眯起来,露出一丝阿谀。

颜语展开信,秀丽中还略带稚气的笔迹显然是四公主亲笔所为,只见上面些道:“为表昨日歉意,特奉礼相赔。”一副小女孩装大人的语气,看得颜语忍不住扯了扯嘴角。她将信折好收起来,这才对着胖子拱了拱手:“大人怎么称呼?”

“小的姓仇,单名一个球字。”胖子受宠若惊地鞠了个躬:“公子有何吩咐。”

除了火舞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外,其他人都对胖子的名字没有任何反应。胖子仿佛很是以自己的名字为荣,眼睛笑得几乎眯成了一条线。

“仇大人。”颜语眼神诚恳,对仇球的称呼让胖子眼中闪过不自觉的满意,她恭敬地说道:“请您回去转告公主,我并没有生气,至于礼物……”她的目光扫过那十几个神色各异的美少年,只觉得鸡皮疙瘩落了一地:“我想幸府安置得不太方便,还劳烦大人美言几句。”

“这可不好办了。”仇球皱皱眉头,眼中流露出几分不忍:“公主出来特地吩咐了,您怎么也要留下一个,不然按着宫里规矩,这些人是都要死的。”

“死?”颜语挑了挑眉毛,仇球知趣地接着解释道:“您若留下一个,只合着剩下的调教不够,不过是挨顿惩罚了,若是一个不留,那么说明他们没有价值,自然也就没有了留下的必要。”

颜语看向那些少年,大多数都目露哀求和恐惧。颜语走到他们面前仔细观察了一翻,然后扭头道:“是不是跟了我的,和宫中就再无关系了?”

“他们就是为了作为礼物存在的,送了人后,自然和宫中没有关系,只要您不送人不卖掉,想要怎样都可以。”胖子猥琐地若有所指,接着又好心提醒道:“如果他们被抛弃的话,同样说明他们没有价值,下场依然是个死字。”

颜语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。她背着手在这些美少年面前走了一个来回,然后毫不迟疑地示意那些或明或暗流露出勾引之意的少年后退。接着她又仔细观察着剩下的人,让那些眼里有着明显厌恶麻木之意的少年后退,她才不要在身边装一颗定时Zha弹。这样一来,站在最前排的少年只剩两个。

一个比颜语还小些,精致的小脸上没有化妆,一双不带任何杂质的清澈眼睛眨啊眨啊,好奇地看着颜语,纯洁得仿佛一个无辜的孩子。他身材纤细瘦弱,挽起的金色长发下脖子修长细致,绝对是特殊嗜好男人无发抵抗的存在。他在颜语的注视下,害羞地红着脸低下头去。

颜语的目光只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,就转向另一个少年。少年16,7岁的样子,比颜语高出近一个肩膀,白色的制式长袍不象别的少年那样松垮,反而紧紧地贴在身上,解开的扣子形成深V领,露出里面光洁而流畅的肌肉。他长得很漂亮,甚至用妖娆来形容也不过分,狭长的桃花眼肆无忌惮地与颜语对视,颜语看不出他心中在想什么。

颜语伸手拿下挽着少年血色长发的银色扣饰扔在地上,因为身高的关系,这个动作看起来就象是颜语抱着少年。猩红的长发如血色的瀑布一般披散至腰际,印着白色的长袍,触目惊心,此时的少年再无半分媚意,反而充满了特别的邪肆张狂和风liu韵味,连火舞也暂时忘了他的身份,只是怔怔地看着。

颜语满意地点点头,无视少年眼里尚未散去的错愕,冷淡地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碧伶。”少年垂下眼睑,见颜语依然不言不语地看着他,犹豫了下才又道:“花迟。”

颜语这才转身对仇球指了指花迟:“就他吧,麻烦大人将他们送回,能够不罚是最好的。”

“大人好眼光。”仇球点头哈腰地奉承了一翻,腰竿一挺对着剩下的少年道:“回去了。”

“我想知道,我输在哪里。”我见尤怜的面孔仰望着颜语,柔软的声音颤抖着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,只是眼里的不甘之色让颜语清冷的眸子又冷淡了几分。

颜语看着这足以打动任何人的清纯容颜,轻声回答道:“你们都有野心,我不在乎,那是你们的事。可是你不该想着利用我。”

仇球带着一大帮美少年和颜语对公主的回复走了,热情之厅里一片安静,基尔笑眯眯地喝了一口茶,丝毫没有打破年轻人之间尴尬气氛的意思,只是抱着看戏的心态,点点头又摇摇头。

“无耻,恶心。”火舞似乎一刻也呆不下去了,她轻蔑地看了颜语和花迟一样,也不和基尔与镜打招呼,一个火遁离开了热情之厅,仿佛和颜语呼吸同个空间的空气会得传染病。

镜无奈地笑笑:“小舞就这样,你别介意。”他将话题引到花迟身上,略带关心地提醒道:“血色的长发很少见呢,你要小心些。”

章节在线阅读

《苏醒——恶魔契约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