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相思乱》相思豆 801 相思乱总受

相思乱

职场连载中

《相思乱》作者:King邪,职场类型小说,主角:慕寒,慕姑娘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第二日清晨,一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明媚阳光。 欧阳醉揉了揉眼睛,脑袋朦朦胧胧着,不过昨晚的一觉睡得还是十分安稳的。他是随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3 00:11:25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相思乱》作者:King邪,职场类型小说,主角:慕寒,慕姑娘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第二日清晨,一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明媚阳光。 欧阳醉揉了揉眼睛,脑袋朦朦胧胧着,不过昨晚的一觉睡得还是十分安稳的。他是随

《相思乱》免费试读

第二日清晨,一开门迎面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明媚阳光。

欧阳醉揉了揉眼睛,脑袋朦朦胧胧着,不过昨晚的一觉睡得还是十分安稳的。他是随遇而安的Xing格,就是让他睡树干上也能很快进入酣然入梦。

柳临风与慕琳琅正坐在院子里饮茶,见欧阳醉已经出来,慕琳琅笑着起身:“欧阳公子,早。”

“早?都什么时辰了,这猪才醒。”柳临风不紧不慢地一面喝茶一面照例讽他。

“哈,琳琅姑娘早。”欧阳醉挠了挠头笑道。

彼此你一公子我一姑娘地叫着,柳临风听了顿觉心里憋得慌,折扇摇得越发迅速。

“欧阳,咱们还是把慕姑娘的事解决吧,先去见慕寒轻。”柳临风提议道。

许是听见这个未曾谋面的兄长的名字,慕琳琅神色茫然又紧张。

欧阳醉道:“啊,也是,那咱们现在就去吧。”

“且慢,这样有些唐突,先找到岚岳公子,让他帮着传个话过去比较妥当。”

论为人处世,柳临风毕竟混迹商道多年,要比欧阳醉老练许多。

欧阳醉笑着点了点:“也好,就听临风的。”

几番询问,方找到了岚岳的住处。

是一座甚是雅致的楼阁,屋外小桥流水好不惬意。

却不太像男子居住的地方,倒是更像女子的闺居。

……

“不在?”

一个看守庭院的弟子道:“岚岳公子昨晚一直呆在掌门人那儿没有回来,现在应该侍奉掌门人洗漱更衣吧。”

二人面面相觑,柳临风叹了口气。

还真是够麻烦的。

“欧阳,既然这样你便直接带慕姑娘去吧,我又不认得慕寒轻,也不是武林中人,不好去见他。”

欧阳醉颇有些为难的神色:“我一个人?我也不认识他啊……”

“总之你就去吧,少婆婆妈妈!”说罢皱眉转身头都不回地离开,留得他们二人呆站在原地。

“欧阳公子,我们……”慕琳琅满目犹豫与窘迫,他冲着柳临风的背影撇了撇嘴,随即笑道,“没事,我这就带你去找你哥哥。”

听见“哥哥”二字,慕琳琅的脸上瞬间展露一抹甜美而盈柔的笑意,她开心地跟在欧阳醉身后,此时看上去不过是十几岁未出闺阁的小女孩,稚嫩而可爱。

他突然觉得,若是也能有这样美貌的妹妹,未尝不是好事。

慕寒轻这小子好福气啊……

柳临风独自离去,不愿回到厢房里呆着,此地又极其陌生,只得百无聊赖地四处闲逛。

慕家这山庄精致秀美,各处构造层出不穷,兜兜转转的却是难辨方向。

走得累了,便随意找了个僻静无人的亭子休息。眼前Chunguang旖ni,想来已经许久不曾这般惬意地享受眼前美景了。这一趟来得,还算值得。

若是欧阳,此时一定会痛饮几大白才能尽兴,想着,不禁薄唇轻启,柔笑一声。

那个没酒不能活的家伙,仿佛离开他一刻都不行,二十几岁的人了,行为举止有时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思绪纷飞,竟未察觉身后静静站着一个人。

那人将一只温软的手掌轻放在他的肩头,那样轻柔,不似欧阳醉那般用力,仿佛害怕稍稍多使一点力气就会将他捏碎似的小心翼翼。

柳临风一惊转过头去,却对上尚云亭柔情似水的笑意。看得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你干嘛。”他慌张起身向后退了一步,与他保持距离.

尚云亭准备好的说辞被他这样粗暴的话语硬是堵了回去,抿了抿唇,却仍旧笑看着他:“临风,你的脾气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点儿没变。”

“只是对你。”柳临风冷笑着,转身便要离开。

他实在讨厌尚云亭,他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他。在他眼中,尚云亭纵使再如何才貌双全腰缠万贯,也仍不过是个虚情假意的伪君子。

尚云亭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,猛地用力,硬是将柳临风拉进了自己怀中。

“临风,临风我对你是真心的……这一年来日日夜夜脑海里都是你的影子,临风……你可知我有多喜欢你么……”

许是情绪过于激动,尚云亭说话开始颠三倒四。他紧紧拥着他,恨不得将他融进自己身体里那般用力。

“你为什么可以对欧阳醉那么好却连对我笑一下都不肯……临风……他凭什么值得你对他那么好,我比他差什么!”

柳临风心中怒意顿起,他厌恶地猛然推开他,他一个趔趄满目错愕。

“凭什么让我喜欢你?你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?”他笑声讥讽地反问他,“像你这种卑鄙无耻为了达到目的连亲人朋友都能陷害的小人,还配谈什么真心诚意么,可笑至极。”

他的话毫不留情,一针见血。

尚云亭所有的神情仿佛定格一般僵硬苍白,他死死咬紧唇,突然强硬地揽过他的腰肢,霸占上了他微泛粉润的唇瓣。

不留余地的疯狂吸允,他甚至不想让他呼吸般地,迫切地索要那渴望已久的缠mian,哪怕只是他可笑的一厢情愿。

柳临风你说的对,我尚云亭就是如此这般的不择手段。

可是爱你,想要得到你,这又有什么错。

柳临风被按在长椅上,他狠命挣扎,却被尚云亭点了Xue道,根本动弹不得。

他看着眼前这个神情错乱扭曲的男子,憎恨的眼神,亦觉得他很可悲。

被撕裂的锦缎,发出清脆凝滞的声色,他想喊,声音还未破喉而出,便已让他的吻全然淹没。

想哭,欲哭无泪。

于是他苦笑,他恨不得将那侵犯着自己的舌连根咬断,可是他没有,他做不出那种事,他害怕。

尚云亭此时真的像个禽兽,衣冠楚楚的禽兽。

那双手太饥渴,品尝他身体每一寸肌肤,他匍匐在他胸前,那白皙剔透的身体,如黏腻的香滑莲藕,欲罢不能的乱人心智。

越是挣扎抵抗,他越是想完全zhan有他。

“临风……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……”

他一遍又一遍重蹈覆辙的,只有这句话。

柳临风脑海如同死寂一般空白,暴露在空气外的身体寒冷而颤抖。

“欧阳……欧阳……”他好似哽咽地唤着那个名字,泪水几欲夺眶而出。

尚云亭一记耳光扇在他苍白如纸的脸颊上,那双原本迥然有神的双眼,因为愤怒而充斥着灼烧的红色。

“我不许你提他的名字!你是我的!你只配和我在一起!”

这一刻,他希望有人能来帮他,杀了尚云亭。却不愿意,是欧阳醉。

自己这个样子,被人蹂躏的身体,污浊不堪。他不希望他看见这样的自己,他不想。

……

有人的脚步声划破草丛。

尚云亭一瞬间目光骤聚,一切动作戛然而止。

那双原本意乱情迷的眸子,霎时变得沉寂冷酷。他迅疾的一个翻身,身影消失在葱翠的树林之中。

柳临风透过朦胧的视线,望见站在自己眼前的,是个玄衣男子。他认得他,是欧阳醉身边的一个憨厚长相的手下。

“柳……柳公子?”那手下满目惊慌地看着他,衣冠不整,白皙的肌肤上多处淤红的伤痕,整个人僵硬地躺在那里,若不是起伏的胸膛和微含泪光的双眼,他定是以为他已经是死了的了。

手下似看出他被人点了Xue道,立刻动手帮他解Xue。

身体恢复知觉,柳临风抽空力气般地,翻倒在地上。

“柳公子!您您……怎么样……”

他被他搀扶着,吃力地坐起身来,匆忙用已经被撕得破烂的衣衫遮掩身体,蓦地,一声凄清的苦笑。

“没事……你回去……看到的……不要对你们少主提一个字……”

那手下并没搞清情况,也不敢细问,只是狠劲儿点了点头。

“公子你脸色好差,我扶您回去。”

浑身都痛。每个神经都在痛。

因为身边从来都有欧阳醉,所以已经好久,没有人再伤害过他。

此刻,他是何等的痛恨尚云亭,可是这一切,不能再让第三个人知道。

脸上唯一的颜色,是柳临风死死咬住的唇。甚至流出丝丝殷红的血迹来,亦无知无觉。

《相思乱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