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》王爷的宠妃倾世神女书包网 女体化 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激H

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》是鹿鹿噜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李安玥,李梅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已是暮春三月,但这个小村庄的桃花却也刚好盛放,粉色花瓣随风飘落。 “啊啾!”随着桃花的落下,桃花树下蓦然响起了一打喷嚏的声音。只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3 16:06:46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》是鹿鹿噜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李安玥,李梅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已是暮春三月,但这个小村庄的桃花却也刚好盛放,粉色花瓣随风飘落。 “啊啾!”随着桃花的落下,桃花树下蓦然响起了一打喷嚏的声音。只

《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》免费试读

已是暮春三月,但这个小村庄的桃花却也刚好盛放,粉色花瓣随风飘落。

“啊啾!”随着桃花的落下,桃花树下蓦然响起了一打喷嚏的声音。只见一个,八、九岁的,穿着淡蓝色衣裙的少女揉着眼睛懒懒地打了个哈欠,再将掉在脸上和发梢上的花瓣摘下,猜想可能刚刚有花瓣掉到鼻子上了。

“玥儿,醒了吗?”不远处在菜地里锄地的一个妇女闻声向桃花树这边喊道。

少女欢喜地冲菜地那边跑过去,“娘,你累了吗,累了就休息会儿,玥儿来帮你捶捶肩。”

妇女擦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笑着说,“玥儿乖,娘不累。”

妇女还没到四十岁的样子,眉弯弯,眼神温柔,一看便知是个温婉贤惠的女人。

“娘!娘!爹叫你回家做饭!”这时,不远处一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少女,大概六七岁的样子,蹦蹦跳跳地跑过来,把玥儿挤到一边冲妇女说道。

“兰儿,你小心些,别撞倒了你姐姐。”妇女看到这一幕,皱着眉头责怪道。

“哪儿有那么容易伤到,娘,你就是偏心!”黄色衣裙的女孩也不理站在旁边的玥儿,做了个鬼脸就跑掉了。

“这孩子。”妇女皱着眉头看着黄色的身影一蹦一跳地消失在小鹿尽头。

“娘,没事的,兰儿还小。”少女拉着妇女的手说道,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笑意。

妇女看着孩子的脸怔怔地发呆,一股思绪涌上心头,又赶紧把它撇开,摸了摸玥儿的头,“好,咱们回家做饭去吧。”

“嗯,娘,我来帮你拿斗笠。”桃花铺满的小路上,不时传来几声少女的欢笑,如铃铛般清脆。

桃花村,天阳国国都下一个小小的村庄,掩藏在深山中,村庄里的人少与外人来往,也很少有行人会进入村庄,只偶尔会有些商队通过这儿往西城方向去,所有人安定地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,靠耕田织布为生,自食其力倒也其乐融融。

“苏嫂,回来了呀!”刚到村口,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就冲拉着玥儿回去的妇女打招呼,这是村里方全的妻子。

“是啊,方嫂。”

“方大娘好。”一旁的少女也甜甜地冲面前的妇女喊道。

“玥儿真乖。”方大娘眉开眼笑地摸了摸她的头,一副喜爱的样子,忽地好像想起了什么事。“对了,苏嫂,你赶快回去吧,你们家那位好像又喝多了。”

“啊,好,谢谢你啊方嫂。”她愣了愣,满脸惭愧地向方大娘道别,赶紧拉着少女的手回家。

果然还没到家门口就看见小小的柴门前围了不少人,屋子里传来了东西被打碎的声音。

村民看到人回来了就让她赶紧进去瞧瞧,少女则被大人们留在了门口。不一会儿,里面传来了更多的打砸声,接着是几声清脆的巴掌声和女人的尖叫声。

“娘!”少女听出了这是她娘的声音,想要冲进屋内,却被大人们紧紧抓着不让进,一些村子里的男人则是快步走了进去。

大家互相看了几眼,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无疑了苏元又喝多了打老婆出气,这种事情隔几个星期总要发生一次,村里人也都习惯了,只是可怜了她们这对母女。

“李梅芳!你知道老子天天在外面受了多少冤枉气吗,你倒好,带着那拖油瓶到处跑,你想饿死老子啊!”屋子里的男人显然被其他男人阻拦了,气急败坏地冲李梅芳喊着。

屋里的李梅芳没有出声,只是嘤嘤地哭着,她早已习惯了这样逆来顺受。

“哼!哭什么哭,老子白白养着你们,你们倒还不满意了!赶紧叫李安玥进来,看老子不一脚踹死你们!”屋内男人声音又高了起来,又听见其他人劝架的声音。

屋外李安玥听到屋里的声音,紧紧抿着小嘴,趁大人们松懈立刻冲进屋子里,一股熏天的酒气立刻扑面而来。

“你凭什么打我娘!”李安玥冲进去护在她娘前面。

“凭什么?小杂种!就凭老子白白给你饭吃!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!”留着胡渣的男人酒气熏天,光着膀子就要冲过来,被大人们拦下了。

“玥儿,赶紧带你娘出去,你爹现在喝醉了。”

“是啊,先出去待一会儿,等你爹酒醒了再说。”

……

周围大人们一边拦着撒酒疯的苏元,一边把李安玥她们劝出去。

他才不是我爹。李安玥气鼓鼓地想着,厌恶地看了苏元一眼,拉着李梅芳出去了。

李安玥不是苏元的孩子,村里的人都知道,八年前,李梅芳在雨夜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孩子跑到了桃花村,没有人知道她是从哪里来的,为什么会来到这里。大家对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也没有说什么,只当是个可怜的寡妇。后来经不住苏元的死缠烂打,又带着孩子,就嫁给了苏元,她没有让孩子和苏元姓,而是随了自己的姓。在两年后和苏元生下了一个孩子,苏语兰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苏元的痞子脾气越来越明显,总是酗酒,回来后又会对李梅芳拳打脚踢。村子里的人都很同情李梅芳,但是毕竟这些都是人家的家事,大家都不愿管太多,只是会在严重的时候劝一劝,而后也是各回各家,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。

“娘,疼吗?玥儿给你吹吹。”小房子内李安玥泪眼朦胧地看着头发凌乱的李梅芳,用稚嫩的小手给抚平了。

李安玥从小就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,只不过她看着李梅芳的样子不由得也忍气吞声地住在这个屋檐下,不想因为自己的不懂事害娘亲痛苦,因此很小开始,她就表现出了一副懂事的样子,家务活都会帮着做,当李梅芳不开心时也会想办法哄着。

李梅芳面对懂事的李安玥,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,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对是错?虽然知道让李安玥随自己的姓是大逆不道,但是为了活下来,她必须这么做了。想着这个孩子也一直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,不,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亲,不禁又有些许安慰。

“乖,娘没事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李梅芳用粗糙的双手轻轻擦去李安玥粉嫩脸颊上的泪水。

“李安玥,你走开!要不是你,娘怎么会被爹爹打!”这时候一抹黄色的身影冲进来,把李安玥推倒在地。

“兰儿!你做什么!”李梅芳赶紧将倒在地上的李安玥抱起来,李安玥的小手擦到地上,渗出了丝丝血珠。

“娘!你不知道,大家都说她是一个没爹的野孩子,还说我是这个野孩子的妹妹!我才不要这种人当我姐姐!”

“胡说!谁说玥儿没有爹爹!”李梅芳生气地作势要打苏语兰。

“你打啊!你打啊!就李安玥是你的女儿,娘你好偏心!”苏语兰嘴巴一扁,瞪了李安玥一眼就哭着跑出去了。

“唉,这孩子……怎么这么不懂事啊。”李梅芳看着跑出去的苏语兰又急又气,眼泪啪嗒啪嗒地落下来。

“娘,你别生气,兰儿也是一时气话。”李安玥像小大人似的安慰道,只有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透着澄澈的童真。

“眼睛和她的真像啊。”李梅芳端详着李安玥的小脸,不禁又悲从心头起。

“他?是我爹吗?”李安玥闻言欣喜地问道,从来没有听过娘亲对她提起过其他人。小时候被人嘲笑了也会回家问自己的爹爹去哪儿了,但是每次问李梅芳都十分痛苦,久而久之,见李梅芳不说,李安玥也故意回避了这个问题。但是,现在却听到了似乎是自己爹爹的消息。

不,是和你娘的眼睛很像。

李梅芳心里默默想着,摇了摇头什么也不愿意讲,当年的事情自己时至今日仍然牢牢记得,当年一起出逃的人是否还有幸存,若不是自己混在了看花灯的人群中想必也不会活到今日吧,就让过去埋在灰尘里吧,不要再提起了,让这个孩子平安快乐地过下去。李安玥见她不愿意说,也不再问了,依偎在李梅芳的怀里睡了过去。也只有在梦里,她才会对着模糊的一双影子喊“爹爹”“娘亲”。

转眼便到了盛夏,村子过着一如往常的生活,苏元时不时喝醉酒,时不时发酒疯。李安玥虽然厌恶这个男人,但是也知道自己的能力,能躲开便躲开,继续安安静静地过着开心的日子。

“娘,衣服给我吧,我去洗就好了。”李安玥看着劳碌的李梅芳心疼地接过她手里的衣篮。

“不要紧,娘自己洗就好了。”李梅芳哪里舍得让面前的孩子洗衣服啊,想着赶紧把衣服拿回来。

“娘,您前几日不是发热了嘛,看您的身子还没有好,这几件衣服就我来洗吧。”李安玥看着李梅芳蜡黄的脸安慰道,“您还是在家里做饭等我回来吃吧。”

“嗯,那好,娘给你做好吃的。洗完了就回来啊,小心些。”李梅芳点点头,想着要给李安玥做些好吃的,看她瘦弱的身子倒是可怜了她。

衣篮对于李安玥那小小的身子来说有些过大,于是只能半侧着身子抱着衣篮一步一步地往溪边走去,小小的手紧得通红,时不时要放下来休息一会儿再继续走。

这几天下雨下得频繁,溪水已经涨高了许多,平日用来洗衣服的石头大半已经被淹没了,李安玥只能勉强在溪边找了块小小的石头垫脚,小小的身子蹲在石头上,小心翼翼地把衣服泡在水里,又得抓着不让它被湍急的水流冲走。好不容易把衣服洗完了,李安玥那张小脸已经被太阳烤的通红,额头上、鼻尖上也渗出了些许汗珠。她捧了一捧溪水洗了把脸,看着水光粼粼的溪水,觉得十分漂亮,头顶的太阳也感觉没这么晒了,她还

《王爷的宠妃:倾世神女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