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盛宠皇妾》盛宠皇妾 m.qbyqxs.com GV 盛宠皇妾全文章节

盛宠皇妾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经典小说《盛宠皇妾》由艾秋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于是安,望那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七皇子正端坐在正堂的罗汉榻上,冷冷地望着门口蹭进来的安锦绣。 “自己走,各自好看。否则,我就通知尚宫局来领人。”连声音也是冰冷的

阅文集团|更新:2019-11-06 20:06:5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盛宠皇妾》由艾秋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于是安,望那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七皇子正端坐在正堂的罗汉榻上,冷冷地望着门口蹭进来的安锦绣。 “自己走,各自好看。否则,我就通知尚宫局来领人。”连声音也是冰冷的

《盛宠皇妾》免费试读

七皇子正端坐在正堂的罗汉榻上,冷冷地望着门口蹭进来的安锦绣。

“自己走,各自好看。否则,我就通知尚宫局来领人。”连声音也是冰冷的。

这里都赶走了那么多宫人,安锦绣也不怕当第十个。不过,既然七皇子没有直接通知尚宫局来领人,就表示自己还有转寰余地。

比如在前世,即使在冰面上动作失败又怎样?只要音乐不停,运动员就依然有资格滑完这一整套动作。

这就是安锦绣的真实想法,也是她敢于大着胆子走回正堂所依托的一线生机。

她不光顶着七皇子冰冷的眼神走进正堂,而且还在他眼皮子底下,大大方方地拐进了书房。

白瓷盅的残片落在地上,四分五裂,可怜兮兮。

瓷片最容易割伤手,所以安锦绣找了块帕子将手包上,再把瓷片清理干净。

七皇子的声音在书房门口响起:“听到没?”语气已相当不快。

“奴婢听到了。”安锦绣回答得还是很恭敬的,“这瓷盅是奴婢手上摔碎的,就算呆会儿尚宫局来领人,也该奴婢将它收拾了。”

半晌,没听到回音。

安锦绣不管他,自顾收拾好,确定地面上再无碎屑残渣,方才起身。

七皇子还在书房门口,紧紧地盯着她。

“为何非要留下?”

他犀利的眼神深深地戳进安锦绣的内心。安锦绣垂下眼睛,她不想与他的目光太多接触,她害怕自己的眼睛流露出与自己外表不相衬的东西。

可她却发现了七皇子也有不相衬。

每当他犀利地望着她,便显得那样冷静和睿智,完全没有半点变态或涣散的影子。

难道病人很多时候也是天才?

安锦绣心一横,低声道:“因为没有地方可去。”

“静思堂难道是收容所?”七皇子皱了皱眉头,她只当没看到。

有时候豁出去了,便是“无非如此”四个字,又能怎样?

一直到夕阳西下,尚宫局也没有来领人,安锦绣内心稍安,看来这第一天应该可以平安渡过了。

七皇子安静读书抄经的时候,倒并不难伺候。

晚上,却换了个宫女来送晚膳。安锦绣担心是自己连累了小倩,想问问情况,却又见门口姜公公正一言不发地瞧着,只得将疑问香进肚子里,老老实实地伺候七皇子吃饭去。

晚膳清淡,一碗白米饭,四五样菜,并无大鱼大肉。从焐了上层丝棉的食盒中取出,犹自热腾腾的。

那饭真香,像是最上等的百里湖大米的香味。

安锦绣不禁暗叹:这七皇子虽说是在这儿闭门思过,待遇其实是不差的,单看这饮用的龙泉水,和这一小碗白米饭,皆非凡品。

不过,她再也不敢让情绪浮现。七皇子的眼神太厉害,哪怕是一丁点的不妥,也有可能触动他易怒的神经。

突然,七皇子眉头一皱。

安锦绣紧张起来,这回真的没有上脸啊,难道这“妖人”连自己的内心活动都能听到?

“这蹄花炒坏了。”七皇子幽幽地说。

还好,是菜的问题,安锦绣暗舒一口气。

但也不能让领导一个人说啊,下属必须形成良好的互动,于是安锦绣问道:“可是不新鲜?还是味重了?”

“回头你跟膳房的人说,不是新锅不要紧,洗锅的布却一定要用新的,否则串味儿。所以这好好的蹄花,炒坏了。”

安锦绣瞧他说得煞有介事,真心惊呆了。

想自家也是大富人家,从小样样精细,还真没听过连洗锅的布都必须是一次Xing的。

七皇子见她惊呆的模样,居然顺手端起碟子:“你闻闻,是不是败胃口。”

安锦绣见他难得的温和,不敢违拗,接过来仔细闻了一遍。

膳房的手艺真是不赖,这蹄花烧得晶莹剔透、香气四溢,不光没有闻到传说中的异味儿,反而把安锦绣的口水都给勾出来了。

赶紧咽下去,别流到碟子上。

该死,“咕咚”一声,口水是咽下去了,可这声音,整个屋里都听到了!

还好,屋里只有两个人。

安锦绣的脸红了,但是七皇子不问,她绝对不提,只细声道:“奴婢笨,闻不出来。”

七皇子感到有些遗憾:“我以为你也是个讲究的人,居然也闻不出来。”

“奴婢讲究?”安锦绣有些奇怪,自己一个小宫女,哪里让他看出来讲究了?

“你是第一个取那白瓷盅泡雪芽的。”

“哦,奴婢只是觉得,雪芽茶贵在碧绿清澄,只有白瓷才能衬出其茶色。”

“那你是否觉得,这儿的茶具还缺了什么?”

这问得就有些门道了,颇有考较的意味。

安锦绣垂着眼,倒也不打算遮掩:“若爷真心喜欢雪芽,倒不用壶,只用琉璃盏泡茶,望那茶叶儿纤细挺秀,银毫毕显,那才是形美而色翠,尽观眼底。”

七皇子注视着她,眼神又闪烁深邃起来,像是在研究眼前这个瘦小的孩子。

“果然用心,尚宫局不教这些,你哪里学来的。”

安锦绣心中黯然,低声道:“奴婢的父亲生前爱喝雪芽。”

“你是获罪入宫的?”

“是。”安锦绣老实回答。

“你姓安。雪芽喝到这地步的,只怕是江南安家吧。”

安锦绣一阵颤抖,勉强站立。

入宫一年,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到自己的家世,这久别乍闻的激动,要如何按捺?

“奴婢正是罪臣……安怀远之女……”纵然尽力掩饰,语气中的激动还是随着微微的战栗透露出来。

七皇子的神情也十分凝重,刹那间,安锦绣觉得他在为自己的父亲感到痛惜。

他与父亲有交集吗?他知道父亲是被冤的吗?

“哦,看来我没猜错。”

七皇子的回答却是如此无关紧要,听不出任何情绪,让安锦绣怀疑起方才的痛惜,是否自己的错觉。

“你父亲虽然于公事上犯了事,倒是个精细的人,把你教得也好。”

就在安锦绣几乎要为他的和蔼可亲而激动落泪的时候,七皇子心情愉快起来:“我喜欢有见识的人,管他是不是罪臣,我要请他喝酒……”

《盛宠皇妾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