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斩尽河山》斩尽春风未肯归什么意思 强受 斩尽河山罗御

斩尽河山

武侠连载中

《斩尽河山》由网络作家酒客不愿醉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阎罗,那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蝉鸣,蛙鸣,夏季的夜晚总是千篇一律,明月当空,繁星万里,月光照在獠牙鬼面具上,本就冷冽的面具更显得森然。 四周除了自然万物的呼吸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2-09 12:08:07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斩尽河山》由网络作家酒客不愿醉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阎罗,那李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蝉鸣,蛙鸣,夏季的夜晚总是千篇一律,明月当空,繁星万里,月光照在獠牙鬼面具上,本就冷冽的面具更显得森然。 四周除了自然万物的呼吸

《斩尽河山》免费试读

蝉鸣,蛙鸣,夏季的夜晚总是千篇一律,明月当空,繁星万里,月光照在獠牙鬼面具上,本就冷冽的面具更显得森然。

四周除了自然万物的呼吸,再也没有其他声响,在这群獠牙鬼看来,眼前这间茅草屋,便如同一只早已死去多时的巨兽,竟无丝毫动静,一众獠牙鬼不免因此忐忑不安。

孙统领似察觉到了众人的不安,低声安慰道:“诸位莫慌,他在明,我等在暗,有备攻其不备,谅他就是六臂哪吒也得被我们擒下。”

随后见众人心神渐稳,孙统领便开始部署站位,继续低声说道:“此刻想必那李当先已然入睡,天机鼠先去吹迷魂烟,老花和老齐轻功最好,上到房顶去,别让他溜空跑了,阎罗带四个人去后门守着,咱们给他来个包饺子!”判官说完,便阴恻恻地笑了两声。

众人在等判官指令开始行动,一想到这次捕杀之人是赫赫有名的李当先,便不免觉得万分刺激,心跳加速。

只见判官将脑袋偏向一个身材瘦小的黑衣男子,低声说道:“天机鼠,你吹完迷魂烟后一炷香,拉焰火为号,大家再一起动手。”见天机鼠点了点头,便转过头继续看着茅草房,低声喊道:“行动!”

众人得令,纷纷从判官身侧鱼贯而出,朝小屋四周散去,动作娴熟而迅速。

天机鼠快步向小屋靠近,脚下在这寂静的夜晚,竟听不见一丝声响,可见其轻功当真不赖。

随后只见其来到院外,使出一招鹞子翻身,便跃过了篱笆,如同老猫一般,轻落在院落之中。这寂静的院落,再加上关于李当先的传闻流言,让天机鼠不免将心提到了嗓子眼,竟有些口干舌燥。

天机鼠是何许人也?

京都流传的童谣如是唱道:大老鼠,天机鼠,数个一二三四五。一是偷,二是盗,三是天黑做皇上,四为飞,五为跳,皇宫里边到处跑。

童谣中便可得知其轻功了得,哪怕是戒备森严的皇宫之中,那也是来去自如的人物,其擅以五行八卦算吉凶,再选吉时偷盗,往往出手,必满载而归!因此,江湖人送外号‘天机鼠’。

其在前朝五国战乱之时,曾于午夜入大东国皇宫,在龙椅上酣眠,却不巧被掌灯侍卫撞见,在众御林军围剿之下,却仍能飞檐出宫,哪怕是被大内高手追杀几十里地,也堪堪凭借着那一身吉凶推演之术,死中求生,毫发无损!

后云泽国吞四国,武烈帝刘诏为开国太祖,偶听天机鼠异能,便招至麾下为暗影死士,专门负责探查遗乱情报。

天机鼠冷汗直流,呼吸都不敢重上一分,连龙椅都敢坐的他,却在此时紧张无比,双手微颤。

他缓缓沿着墙角摸到那窗户位置,向手指上轻吐了一口唾沫,将窗户纸润湿,用力捅破。随后再从怀中小心翼翼地取出那装有迷魂烟的竹管,慢慢地往洞口一插,生怕期间发出什么声音。

他见屋内依然没有任何动静,立马松了一口气,将头上冷汗抹了抹,微微挺直身体,将脑袋提高半分,让嘴唇正好对准竹管,随后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,用力一吹!迷魂烟便开始在屋内四散,刹那便消失不见。

天机鼠刚如释重负,准备将竹管抽出,却见一点寒芒乍现!刀刃从窗户纸中奔袭而出,直直插入其脑门,还未来得及疼痛,便横死当场!

天机鼠终究还是道行尚浅,致使自己估错了李当先的实力。

他那不可置信的眼神中,带着稍许懊悔,然而,生命并没有第二次,时光也不会倒回。若是能倒回,想必他会继续做他的老鼠王,逍遥天地间。

屋内的李当先眉头微皱,心底却沉稳无比,好歹自己也是身经百战之人!

他并未将刀抽出,他在等一个可以全身而退的时机!

孙统领见天机鼠趴在窗框处良久,却也不曾动弹丝毫,心底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,眉头紧皱,急忙转头望向众下属,低声说道:“走!一起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判官说完,立马便运起内力于双脚,如同勾魂使者一般,似脚不沾地,向茅草房飘去。

霎时!

屋内亮起了昏黄的灯光,如同巨兽睁开了铜铃双目,将判官紧紧盯住!让其前进的脚步生生停了下来,紧张至极。

此时!

只听“唰”的一声,在房顶上戒备的花公子和齐二爷,一同掉入了屋内。孙统领暗道不好,双眼焦灼万分,招呼众人便往茅草屋继续飞奔而去。

众人刚到门口,欲破门而入,却见门板被撞飞而出,随之一起飞出的,还有两具瘫软的黑衣尸体。

只见尸体的脊柱从背部刺出,下巴完全与胸口贴合,一看便知是高手将其头颅强行掰断!

夺魂判官用两手接住尸体,便往后飘去,随后将两具尸体平放在地上,满脸煞气地抬头,只见一高大男子,手持长刀,从破碎的房门中走出。

此人模样与李风来神似,仅是头发白了些,脸上胡子拉碴,一道长长的口子从鼻梁划到了耳根,全身散发着浓烈的杀气,比常年在尸堆中爬行的老兵更盛!

春雷刀此刻被握在李当先手中,犹如鱼入大海,鸟归山林,绽放出比先前更加耀眼的青光!

月光也惧怕这青光一般,躲到乌云身后去了,大雨毫无征兆的下了下来,雨声越来越大,劈里啪啦地打在地上,像是风吹,像是雷鸣,也像是为这场厮杀擂起战鼓。

孙统领见状,双眼紧盯着李当先,眉头紧皱,全身散发着煞气,将手迅速放到嘴唇上,吹响了一声尖锐的口哨!

判官怕不敌此人,于是便开始召集人手,准备以多击少!

万万没想到,还未正面交锋,己方已然损失三员高手,看样子确实是低估了这李当先的实力。

众人听见判官吹哨,当下便立马拔刀将李当先围困在当中,严阵以待!

李当先嘴角微勾,冷笑一番,虽被围困在当中,却也丝毫不曾慌乱,反而高声嘲讽道:“你们这几只乌鸦,毛都还没长齐,想杀老子还不够格!老子杀人的时候,你们怕是连刀都拿不稳!”

李当先说完便眼神一冷,暴起发难!朝孙统领快移两步,使出一招抽刀断水!只见刀光横着向那勾魂判官极速奔去!

判官见状,瞳孔微缩,立时将刀竖于腰前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刀刃接触之处炸起闷雷,勾魂判官被击出数丈之远,才堪堪接住这凶猛一击!

李当先见状,眉头竖起,双目圆凳,随即乘胜追击,从判官那缺口处奔出,纵跳起来,做出当头棒喝的模样,似将全身力气都压在这一刀上!判官见状,眼神坚毅,双眉微皱,立马横刀于头顶,准备先架住这雷霆一击,再伺机反扑!

然而这李当先并非无脑之人,深知若是对方援兵赶到,便再也无路可逃,竟运足内力于双足,与判官擦身而过,向远处奔去。

判官微微惊讶,立马站起身来,随后双眼一寒,冷笑一声,说道:“我知你轻功厉害,也知你并非蠢人,可你不知我夺魂判官这名头的由来,任凭你跑到天涯海角,你也逃不脱我这引路蜂的追捕,你是跑不掉的,李,当,先!”

鬼阎罗在后门处听见哨声,便暗道糟糕,立马向众兄弟招了招手,一起向哨声传出之处奔去。等众人到了前院,地上那两具躺在血泊之中的尸体,早已变得冰凉,判官则一脸阴冷地站在一旁。

鬼阎罗见状,稍稍惊骇,连忙说道:“判官,这李当先武功貌似比传闻还要高上一截啊!”

夺魂判官闻言,立马面无表情地接道:“你怕了?阎罗,这可不像你的脾气!”

“我怕个球!我只是看见这等高手,手中技痒,想快点和他过过招!”鬼阎罗一脸不屑,立马反驳道。

判官一听,不由得桀桀阴笑,眼底却又有那么一些泪花浮现,若是不细看,却也是看不见。

随后面容迅速恢复到了阴冷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阎罗,不急,先把老花老齐和那只老鼠埋了,好歹大家兄弟一场,之后先好好调整调整状态,再去猎杀他不迟!有引路蜂在,不怕猎不到这只猛虎。”

众人闻言,皆知其定然已经想好对策,顿时心里有底,便开始着手挖坑,填埋三位兄弟的尸体。

李当先在泥泞的道路上飞奔,细细看去,其脚底竟不沾一点泥土,每一次踏足均踩在树叶或石头之上。

片刻之后,见后方并无追兵,便停在一颗大石上大口喘息。

“幸好这群乌鸦没有追来,要不然,老子一个要打这么多,着实困难!虽然这一路没有留下脚印,就怕他们另有手段,我还是先在山里躲躲”,李当先胸口剧烈起伏,满头大汗,一边喘气,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,“老子何曾受过这种屈辱,等老子休息好了,一会儿再去杀光你们!”

说完,李当先便盘腿坐下,将春雷放在两膝之上,闭眼打坐,开始回复自己这一路损失的内力

此刻,其虽如同一尊石像一般,一动不动,却散发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气息,附近的动物也都不敢朝这边靠近半寸!

三座新坟在茅草屋旁的树林里被垒了起来,墓碑是孙统领用刀,将一颗大树拦腰砍断而成,其上深刻着三人姓名与生辰卒日,每座坟前,都端正地放着一壶老酒。

孙统领背对三座新坟,面色稍显漠然,双眼却有些无神,对黑衣众人沉声说道:“干我们这一行的,随时都会面临死亡。保护王公大臣战死,被遗乱暗杀而死,出门执行任务会死,连睡觉,也可能会死!”

孙统领稍稍停顿了一下,双眼缓缓聚焦,忽将声音拔高两分,用内力将胸腔

《斩尽河山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