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风雪待归人》风雪侍归人秦妙雪陆远 古代言情小说 风雪待归人章节列表

风雪待归人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风雪待归人》作者:沐七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秦妙雪,陆远风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直到天色已经泛了鱼肚白,陆远风才缓过神来。正要收拾一番去上朝的时候,院子里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干瘪老头。尚书府虽不至于戒备森严,但好

奇热文学|更新:2019-07-24 00:05:09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风雪待归人》作者:沐七,古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秦妙雪,陆远风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直到天色已经泛了鱼肚白,陆远风才缓过神来。正要收拾一番去上朝的时候,院子里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干瘪老头。尚书府虽不至于戒备森严,但好

《风雪待归人》免费试读

直到天色已经泛了鱼肚白,陆远风才缓过神来。

正要收拾一番去上朝的时候,院子里急匆匆的闯进来一个干瘪老头。

尚书府虽不至于戒备森严,但好歹也有看守巡逻,怎的竟有人闯进来?

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,便听那老头慌慌张张的道:“妙雪被人带走了,怕是凶多吉少!”

这是事隔近一年来,有人头一次在他面前提到妙雪二字。哪怕是曾经日日侍奉在秦妙雪的身边的冬儿,也知晓他的忌讳,从不曾在他面前提过秦妙雪。

可他为何忌讳,却无人知晓。

一问才晓得这老头竟是秦妙雪的救命恩人,几乎来不及感谢,他匆匆的赶到了宫中见了太子殿下。

他这个皇帝面前的红人,自是谁的想亲近的,可因着秋娘子,众人都以为陆远风是站在二皇子这边的,也对他产生了颇多猜忌。

那太子殿下自然知晓这一层面,见到陆远风突然来访,倒是弄了个一头雾水。

陆远风匆匆将自己只晓得一些大事说与太子殿下听,那太子殿下信了半分,却不全信,问及因由,陆远风也不再好着面子,直接说出秦妙雪被二皇子的人带走一事。

虽然陆远风日日往乱葬岗跑,可在众人眼里,秦妙雪早已经是个死人了,猛一听她还活着,倒是有些吃惊。

将信将疑的,太子殿下派人中途截下了二皇子的人马。倒也不曾起什么争执,就是故意认出了秦妙雪,几番说辞之下,强迫他们把秦妙雪带回大理寺。

有了太子殿下的人,陆远风自然放心许多,这才匆匆回皇宫面见皇帝。

其实去见皇帝的时候,他心里也惴然得很,都说伴君如伴虎,皇帝为何宠信他,他心里如明镜一般。

如果进宫为秦妙雪求情,怕是不但丢掉官位,甚至连命都没了。

可即使如此,他也甘愿一试。

皇帝平日里的确是个明君,可提到秦仲的事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不论是给秦仲证明清白的,还是给秦仲抹黑的,一律被判了削去官职。

因此大家都知晓那是皇帝不能触碰的痛处,偏偏陆远风要碰的就是这个痛处,而且力道用的越大越好。

他去见皇帝是常事,众人也不曾觉得奇怪,可见他张口就提秦仲,却是差点惊得差点没站稳。

皇帝原先心情不错,听到陆远风一来就提秦仲,脸色慢慢的冷了。

一个冷着脸的天子,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下一刻就一声令下要了你的脑袋,因此就连侍奉了多年的公公都不敢出声了。

紧接着,他胆子越发大了,直接和皇帝说,让近身內侍都出去,二人要单独谈谈。

敢和天子讲条件的,天下怕是找不出除了陆远风之外的第二个来。

原本众人都觉得皇帝肯定会大怒,却不曾想,他居然答应了。

后来两人说了些什么众人却是不知的,只知道陆远风陪着皇帝在御书房待到深夜才回了尚书府。

后来下了一道圣旨,说是秦妙雪已然是死过一次的人,算是代过了,直接放出去贬为庶民。

其实这圣旨下的颇为奇怪,秦妙雪先前也没什么封号的,此番贬为庶民也不过是多余的。

知晓秦妙雪离开大牢的日子,陆远风一下朝就候在了门口,虽面上看不大出什么,可心里其实早已经想过千万种猜测。

所以当秦妙雪将他无视,又让他松手,是他早就预料到的。

从前他怎么对她的,他心里清楚得很。

她会对他那么冷情,也在他的预料之内。

“你是我的结发妻子,我为何要放开?”这番像极了流氓无赖才会说的话,就那么轻飘飘的从陆远风嘴里钻出来。

听了这番话,秦妙雪只是眉头微微蹙了蹙。

她总是那样,有任何事,都表现的那般不动神色,其实他多希望她像在别苑时,以为在做梦的那个她。她会哭会难受,是个有血有肉的人。

“陆大人,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。”秦妙雪一步一步往后退,手也一点一点从他手里挣脱,“半年前,你已经给了我休书。”

陆远风早晓得她要那么说,笑的颇为得意,“那休书上头,我没盖官印,做不得数。”

他此话一出,秦妙雪微微一怔,也知晓陆远风说的不假。其实当时她也曾怀疑那份休书不是陆远风写的,可看到好几处只有她才会察觉的细节,她才晓得那休书本就是陆远风亲手所书。只是为何没盖官印,秦妙雪只当他是觉得自己还配不上用官印,便也没放在心上。

后来死里逃生,对陆远风的希冀终也是散尽了,便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那份休书了。

现在猛地听陆远风这么一说,怒火上涌,恨不得给他一巴掌,厉声说:“陆大人,我秦妙雪福薄,受不起你这番抬爱。你不是喜欢那秋娘子吗?便去同她一处便是,找我是何意?”

话说出口之后,秦妙雪又颇为后悔。

这秋娘子此时是二皇子的人,轮不到她来编排的。

陆远风脸上的笑意瞬间敛去,径直走过来扯住秦妙雪的胳膊,将她强行的带回了马车内。

进了马车后,陆远风也没出去骑马,让自家的车夫出发,自己紧紧的盯着秦妙雪瞧。

秦妙雪防备的看着他,眼神不带一丝畏惧。

这个女人总是这样,喜欢触怒他。

兀自在心里叹息一声,他松开了秦妙雪的手,坐在一边,“以往的事,终究是我错了,我来找你认错,那休书我写的时候也是刻意不盖官印的。”

等了许久不曾听到秦妙雪出声,陆远风抬眼,发现秦妙雪双眼无声的瞧着马车外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明明是那么亲密的关系,却偏偏要揣测彼此的心意。

秦妙雪不出声,陆远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。多到底,秦仲的死,是他一手造成的,他想让秦妙雪当此事未曾发生过却是在痴人说梦了。

到尚书府之后,冬儿欣喜不已,拉着秦妙雪说了许多的话。

原本陆远风还要很多话要说,终也狠不下心打断她们主仆二人,匆匆的去了厨房,让厨房备上秦妙雪爱吃的吃食。

待一切吩咐妥当,陆远风才回了秦妙雪的闺房。

这才进去,还未说上半句话,秦妙雪便将一张墨迹未干的和离书递到了他面前。

《风雪待归人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