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瘟疫之王》瘟疫之王 支配之王 下克上 瘟疫之王玻璃

瘟疫之王

玄幻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瘟疫之王》是无心石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凯特,泰戈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仍然是上一次的管道房间,仍然是同一个位置,仍然是吱约见的凯特,心中的不安与忐忑也与上次一般无二,不一样的是上次是出于对少女的戒备

阅文集团|更新:2020-04-26 08:04:2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瘟疫之王》是无心石人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凯特,泰戈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仍然是上一次的管道房间,仍然是同一个位置,仍然是吱约见的凯特,心中的不安与忐忑也与上次一般无二,不一样的是上次是出于对少女的戒备

《瘟疫之王》免费试读

仍然是上一次的管道房间,仍然是同一个位置,仍然是吱约见的凯特,心中的不安与忐忑也与上次一般无二,不一样的是上次是出于对少女的戒备和是否被放鸽子的焦虑,而这次纯粹是对少女现状的担忧。

这次的担忧并没有持续太久,吱刚站定凯特便由黑暗中走了出来,“约见者比被约者到的晚,这不应该吧?”

“明明是你到的太早了吧。”脸上的是苦笑,但吱明白自己的心底是最真诚的愉悦。虽然只是短短的两次并不算愉快的会面,但吱却已经把她视为最重要的朋友。爱丽丝?那是家人。

“那我下次晚点来?”凯特故意挤兑道,不等吱狡辩又接着说道:“好了,先谈正事吧。需要的东西理清了?”吱递出清单,这是由爱丽丝抄写的,吱已经开始向爱丽丝学习通用文字,但目前还收效甚微。看着凯特并没有对清单提出任何异议,吱补充道:“如果我想要一些香皂和香水,你能帮忙吗?我会另付钱的。”

谨慎的言语只引来了少女的一阵嗤笑:“怎么,难道我说不答应你还能找得到别人帮你?”语气重了被骂,语气轻了被笑,女人啊.吱在心中暗暗吐槽,当然脸上还是得陪着笑脸:“那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,无论如何务必请再帮我一次。”

“别这样了,你现在表情超贱的。”闹哪样啊?长的丑有罪啊?!吱此刻只想把少女此刻异常认真的脸狠狠搓揉一番,所谓的交友不慎就是指这种情况吧。看着吱扭曲的面孔,少女大概也知道玩笑差不多了,不再忍耐放声大笑起来,许久才接着说道:“算了,我也不要你再欠人情了,刚好我也有事想让你帮忙。当然,钱另算。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,泰戈死后我很顺利的接手了他的势力,加上原先我自己掌握的资源,现在利爪差不多就是属于我的组织了。你先别插话,”挥手压下张口欲言的吱,凯特继续说道:“本来一切都很顺利,但是最近随着我们的一帮老主顾的到来,事情又有了些变故。我应该说过,我们主要的买卖之一是给海盗销赃和提供补给。我们公会原来的老三,也就是咱们上次好心饶了他一条小命的家伙,不知什么时候私下和他们扯上了关系,自以为有了靠山野心也跟着变大了,想着借由他们来逼迫我就范。不过这个蠢货向来不得人心,他的所有计划都被人给捅到我这了。他们打算在下次交易的时候软禁我,而我也打算反过来在那时解决了他们。大致就是这么回事,你刚才想说什么?”

虽然随着凯特的一连串话吱也攒了一堆的疑问,但还是先把最在意的给提了出来:“真的没问题吗?除了这件事之外。你说过你的手下也全没了吧?”

少女愣住了一瞬,显然没有想到他问的会是这个,“我们工会混的并不好,特别是最近猎金团对我们的打压越发严重,即使是上层会员也捞不到太多油水。大多数人就是混个温饱,抱着团免得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绑去作了奴隶,也因此我们公会的结构异常松散,所以没几个人对这里所谓的权势感兴趣。毕竟不是你当上了头头就代表着别人会听你的,反而要比别人多出许多责任。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个,那个,就是那个谁为什么要跟你抢权。”吱不禁诧异道。

“匹格,那个家伙的名字。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,这家伙一向没有主见,也没什么胆子,只会躲在人后随波逐流,怎么突然就动起了一把手的心思?”少女也一副纳罕的表情,苦思片刻后又放弃了:“先不管这些。反正我的处境没你想的那么糟糕,你顾好自己就行了。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

“你说要对付他们?是想连海盗一起对付?可是你刚说利爪的结构很松散,如果对方来报复你怎么办?”吱无法就此放心下来。

“事实上匹格并不会去,不过这没关系,只要除掉了他的靠山,这个懦夫根本不足为惧,我有的是办法慢慢料理他。至于海盗,海盗不会为其他人报仇,这群亡命之徒没有一丝半点仁义、恩仇的概念,他们看中的只有金钱,女人和烈酒,而且要是看得见摸得到的,承诺和契约对他们而言和屁差不多。如果这次他们的船长死了,他们只会想着怎样才能夺走他留下的一切,然后拿着沾满鲜血的金钱再到我们这买酒和女人,或者烂赌一场,总之把身上的钱都花个精光,被扔出酒馆,妓院或赌场,就又上船开始下一轮的狩猎。人们总爱说什么海盗的宝藏,但没人比我们更清楚了,那群刀头嗜血的蠢货怎么可能攒的下来一个子?说远了,总之不必担心那之后的事,你只要帮我干掉几个人就行了。”凯特显得对此毫不在意。

“那么我该怎么作?虽然由我自己说出来很让人伤心,但我并没有自信能对付他们。”吱的笑容显得僵硬而苦涩,凯特说海盗不会为他人报仇,那么没说出口的潜台词就是他们会为自己报仇,这就意味着这次的行动不能有漏网之鱼,这对过于孱弱的吱而言似乎有点强人所难。

看到终于转入正题的凯特也开始严肃起来:“这次的计划也很简单。”吱一阵头疼,他实在无法对少女“简单的计划”产生信任,“首先对方会在酒馆二楼约见我洽谈这次的交易,按他们的计划就是在那时抓住我,而我的两个护卫将被临时换成匹格的人。我的计划就是将计就计被抓住,趁机释放麻痹毒,等所有人都中毒了你就进来把除了我之外所有的人都干掉。怎么样?简单而有效对不对?”

看着洋洋得意的凯特,吱却无法高兴起来:“嗯,简单而有效,但是有个问题。上次泰戈在注意到中毒后还能活动一点时间,上次是因为距离被你躲开了,这次你要受制于人,而且对方这么多人总会有一个中毒快慢的差别,太危险了。”凯特总是选择自己一个人面对危险,上次就是这样,自己偷袭泰戈,失败了可能就是生不如死的下场,成功了也要承受血脉诅咒的攻击,那时她还不知道泰戈会斗气,吱不喜欢她身上这种轻视自身的赌性。

但少女并不领情:“那么你有什么更好的主意吗?没有?那就这么说定了!三天后这时再在这里会面,一切按计划行事。”少女未等吱的答复就丢下一只口袋闪身离去,里面装的是满满当当的各色食材,廉价但丰富新鲜。

《瘟疫之王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