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》 下克上 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字母文

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

古代言情连载中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》是无仙小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龙问洲,卫云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九章:龙心 殊不知正在她努力撮合着冯青青

|更新:2021-01-06 18:01:44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》是无仙小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龙问洲,卫云,书中主要讲述了: 第九章:龙心 殊不知正在她努力撮合着冯青青

《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》免费试读

第九章:龙心

殊不知正在她努力撮合着冯青青和卫云书的时候,宁明绪在宫中如履薄冰……

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!”当今圣上身旁的红人怀忠捻着那尖细的嗓子高声喊着,话音刚落,下面就起了一大片的声音,齐刷刷的跪了下来,双手碰上怀中掏出来的折子,举过头顶,大声喊着:“臣有本启奏!”

“又有本,又有本……你们当朕是什么?终日不得了清闲……”龙椅上的男人半眯着眼睛,警告似的望着台下跪着的众卿家,单手撑着下巴,慵懒的看着自己怀中的美人儿,美人儿立刻剥好了葡萄喂进了他的嘴里,娇羞一笑,引得龙问洲欢心。

“圣上,臣卫云谏有本!”寻声看了过去,就见文臣中走出来了一个男人,男人面色偏阴柔,就连说话也是柔声细语,让人听了十分的舒服,只是这时候他突然冒出,无异于给不悦的龙问洲撒上了一把怒火,皱着眉头侧眸望着人,叹了口气,推开了怀中的美人儿,名人将她送回后宫:“折子呈上来吧。”

片刻的功夫,怀忠双手把折子呈了上来,规规矩矩的放在了人的跟前,龙问洲瞥了一眼坐在台下的宁明绪,人安静的望着他,甚至看着众臣下跪,都没有半点的波澜,打开折子,轻轻扫了几眼,哼笑了声,将折子一扣,突然直接摔下了台,正砸在卫云谏的面前:“朕就知道,又是弹劾朕的王叔。”

说这话,眼睛往宁明绪哪儿瞥了一眼,站起身来冷声说着:“从太子冠礼的那天起,你们就开始催着朕,催着朕废了朕的王叔!好啊,朕若是今天撤了他的官职,四乡洪灾哪位爱卿愿意前去?边疆战事,哪位将军愿意请命前去!”猛然间拍了下面前的桌案,‘啪’的一声巨响,满朝文武无一人敢开口。

卫云谏低着头紧抿着双唇,明知道人再发怒,仍开口说着:“皇上,请息怒,臣无伤宁王爷之心,只是太子殿下心思单纯,恐……请皇上息怒!”低低的垂着头,卫云谏沉默着,没想到一份奏折会引得龙颜大怒。

宁明绪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,在台下就这么跪了下来:“皇上,卫大人也是居安思危,请皇上不要降罪与卫大人和其他大人,臣本就是先帝所立,辅佐皇上而已,早就该交权了,是皇上信任臣,才一直重用臣,倘若他日臣对皇上半点不忠,这颗人头……皇上拿去便是。”抬起头来望着坐在龙椅上的男人,龙问洲一声冷哼,对人的话更是嗤之以鼻,站起身来一掸衣袖,转身离开了那高台之上,众人低着头也都不敢说话,直到怀忠高声喊着:“退朝!”众人才缓缓的站起身来,退步走了出去。

“宁王爷可真是有一颗普救众生之心啊。”宁明绪正往外走着,准备早些回家去,好好休息休息,没想到刚走没几步,就听见背后有声音在说着,停下了脚步看了过去,就见孙释从侧旁笑盈盈的走了过来,瞧着这方向,应该是刚从皇后的宫殿里出来,轻摇折扇把这皇宫当了自家的后院子了。

“原来是国舅爷。”人冰冷的脸上带着点点的笑意,孙释收起折扇,在人心口敲了两下:“刚才朝堂之上一番慷慨陈词,可真是让人落泪啊,难的宁王爷身居高位仍如此自知,只可惜啊,听说王爷有一幺妹,模样俊俏,还未婚娶……”低低的说着,让宁明绪的脸色骤然一变,刚才的笑意也逐渐收敛了起来:“国舅爷真是耳目通灵啊,刚来不过两日而已。”

孙释哼笑了声,转过身来背对着人,摇了摇手中的折扇:“是郡主也不过只是个女子而已,王爷,郡主如此貌美,可要小心那些纨绔的目光,悄悄地落啊。”人说着,转过头来望着人,宁明绪面色不善的望着孙释,随后淡然一笑,装作一副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的样子,缓声开口道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我那小妹自由就是个暴脾气,马背上长大的姑娘,不似京城里的姑娘知书达理,满腹诗论,倒是这弓箭拳脚,可以一当十!”

抬眼望着孙释,虎眸一瞪,愣是让人往后倒退了一步,心中暗暗惊讶,孙释沉默的望着宁明绪,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时候,身后突然被人搭了下肩膀,抬眼看了过去,卫云谏面带笑意,双手作揖:“国舅爷,您的马车可在外面等了许久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孙释缓缓的点了点头,也察觉了在这么几句话下去,容易给自己招来祸事,正要离开的时候,突然觉得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,转过头来望着地上,一块梅花腰牌,顿时让人脸色大变,宁明绪若无其事的从人身旁走过,低声道:“国舅爷,话可以乱说,饭也可以乱吃,可人不能乱动,若是明筝掉了一根头发丝儿,本王可就不敢保证,会做什么了……”

斜目望着身旁的人,冷面带着卫云谏走了过去,走了许久,宁明绪才停下了脚步,厌恶的躲开了卫云谏,卫云谏也是对宁明绪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,若不是皇上在退朝之前命他二人一起去御书房谈话,他们才不会一起过来。

不同于在朝上,御书房中甚至连个使唤的太监都没有,龙问洲安静的坐在桌案前,望着自己手中的折子,听见外面怀忠喊着二人的名字,合起了折子,招二人进殿来,看着二人都是一脸的老大不高兴,瞧瞧这个,瞧瞧那个,笑道:“怎么?又打起来了?”

“回皇上,只不过是闹了些口角,不足为提。”卫云谏低声说着,微低着头规规矩矩的站在哪里,龙问洲笑了声,也没把二人吵架当回事儿,赐了二人椅子坐下,从上面站了起来走了下来,两个人见状行业一起站了起来,龙问洲望着宁明绪,刚才那满脸的笑意,也一点点随着人的目光逐渐消失不见:“宁明绪啊宁明绪,你真是让朕好为难……朕斩了你,无人可信,不斩你,众卿不忠啊!”

“皇上,明绪自幼发誓,一生为皇上所用,倘若一天,皇上觉得臣无用了,碍眼了,臣愿交出所有兵权,自刎以谢主恩。”宁明绪平静的望着面前的男人,目光中的冷静沉着,恰恰正是龙问洲心中最大的一根针,侧眸望着一旁的卫云谏,摇了摇头,抬步走了回去,在龙椅上重新做了下来:“罢了,罢了,卫爱卿,朕之前交于你查的的事情,你查的如何了?”

“回皇上,臣无能,之前来宫行刺的刺客……在牢里出事了,线索断了,不过……”卫云谏紧抿了抿唇,又抬眼望了一眼宁明绪,见人也在看着他,只好继续说着:“不过,皇上,臣今日知晓,啸鹰山庄庄主的嫡系弟子今日回京,不可不防,若是皇上需要,臣定当充当皇上的耳目,查个清清楚楚!”

“随你们去吧,朕只要这天下太平,其他事,朕不感兴趣,王叔,你留一下。”龙问洲说着,卫云谏低了低头,说了声:“臣先告退。”缓缓的出了御书房,待两旁的太监关上了门,龙问洲才抬头望着宁明绪,目光中那复杂的情绪无法言说,宁明绪缓缓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,正对着龙问洲:“皇上,您今日的戏太过了,那女子若是皇上还想留她条性命,今晚臣就送她出城,您明白臣的。”

“明绪,你就不能陪着我说说话吗?这公事谈完,你我……”龙问洲话还没说完,就被宁明绪强行打断了:“您与我,只是君臣,望皇上深记。”微微低了低头,见人根本就是找他来要谈天的,直接站起身就往外走,龙问洲望着人坚决的背影,露出了常人所不能见的苦涩,微微低着头,摇了摇头,他赢了这天下,却输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知己。

倘若不是那件事情,给宁明绪心中种上了不可磨灭的伤,恐怕他们不会闹到如今这个地步,更不会只是想见他一面,都要捎带上一个卫云谏,否则他是不会来见自己的,站起身来,望着一旁画上那精致容貌的女子,龙问洲站起身来,缓步走到画像面前:“香宁,朕这皇帝当得,可真是没滋没味儿,兄弟与朕反目,就连你,朕也见不得上一面……”

《那声钟响之煞种三娘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