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公主驯马记》驯马记唯蚂不可 傲娇受 公主驯马记GV

公主驯马记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萦回新书《公主驯马记》由萦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童大雷,陆昌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越慕言无所谓的嗯了一声,当着云夫人的面,就吩咐人

|更新:2021-01-29 18:01:4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萦回新书《公主驯马记》由萦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童大雷,陆昌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越慕言无所谓的嗯了一声,当着云夫人的面,就吩咐人

《公主驯马记》免费试读

越慕言无所谓的嗯了一声,当着云夫人的面,就吩咐人去一趟守备府,告诉越秉言她把越瀚交给云夫人带回揽月庭去照顾了。

云夫人脸上的笑意更深,留下带来的那些东西,高高兴兴的把儿子接走了。

在鹿城又留了一阵子后,带着人前去运粮的戚良回来了,同来的还有越放并一个大胡子的壮汉。越放跪下来,沉声道:“主子,这位是童大雷,是属下的义兄。他听闻属下被赐姓,便想随属下同姓越。属下不敢擅自决定,便带他来求见主子。”

其实说白了,就是来投靠的。

越慕言挑眉笑了笑,心想这个越放果然是个聪明的,不用她说就知道带着人来投靠她。看在这是第一个主动来投靠的份上,她决定这个童大雷就算没什么本事,也收下来。

“既是你义兄,那便是自己人,和你同姓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那童大雷之前候在外边,被叫来后,听说女公子允许他姓越,顿时激动的大胡子直抖。

“属下见过主子。”

“起吧。”越慕言知道这人,应该也一同去取粮了,于是直接问道:“那现在粮食在何处。”

越放之前听到要去取粮,就知道这是要献给主上的。但是他已经学了乖,知道现在谁才是容的下他的人。于是一运回粮,他没有去守备府回禀,而是跟着戚良一起来了明琅园。

他答道:“粮食正在城外二十里地的一处山凹里,属下已经让人看守在那处。”这粮食太贵重了,一路上他们躲躲闪闪的专走山道,才没有被人发现。

越慕言点头道:“那现在你们回去守在那里,我去同爹爹说一声,让他派人前去接应。”那一批粮食不少,等上了大路绝对立刻就会让人发现,要是没有军队护送的话,可就是刚出锅的羊肉包子,鲜香的谁都想来咬一口了。

她亲自跑了一趟守备府,将粮食运回来的事告诉了她爹。

得知粮食已经到了,越秉言二话不说,立刻让陆昌带着兵马前去接应。

陆昌之前虽然知道,主上手中有一批粮食,但是却不知其来历。直到现在才明白,原来是女公子献上来的。这么一看他才明白,难怪主上如此看重女公子。但是他才对女公子升起好感,在到了地方后,见到改了姓的童大雷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。

这位女公子的心不小啊,竟然这就开始收家奴了。

陆昌还不知道,越秉言的姓并不是自己的,而是越家的大姑娘越真淑给的。他只当越慕言野心不小,成了女公子后,就不安份的开始拢络自己的人手。

但是不管怎么样,这些事陆昌也不好说,不过自此就对这位女公子没有什么好印像了。

顺利的把粮食运了回来,越秉言便要立刻启程,要回宜阳去。因为有线报传来,他身处鹿城的消息,已经传了出去。若是再不回宜阳,不是被堵在鹿城脱不了身,就是在回宜阳的路上,要遭到人围杀了。

越慕言知道明天就要离开鹿城的消息后,顿时惆怅的看了眼她挺喜欢的明琅园,心想住在这里她是主人。但是等到了宜阳,和她爹的那些小婆住到了一起,可就要变成客人了。真是想想都心塞,还好就算她离开,明琅园也是她的。

取粮的时候,她吩咐过戚良,除了粮食外别的东西,全都换一个地方藏。而且尽量藏的,离陇越军的地界近一些,不然以后再取也是麻烦。

于时离开时,她身边只有万忠霜竹裘婆婆,还有几个她从城外捡回来,愿意跟着她走的人。护卫们则是留在鹿城,把那些东西藏好,才会跟上来。

没有一个人,问起她之前的那些护卫哪去了。

一离开鹿城,他们一行人就快马加鞭的赶路,直到进入了宜阳的地界,才缓了下来。

越慕言受不到漫天的尘土,骑了会儿马,就钻进了自己那辆新制的马车里。她已经习惯了这样赶路,但是她爹第一回出远门的小老婆们却受不了。那是一停下来,她就听那云兰俩位夫人,此起彼伏比着赛似的大吐特吐。

此时他们选了个宜守宜攻的地方,正在休整。越慕言从马车里爬出来,让自己快要被颠出四瓣的屁屁缓一缓。但是本来不错的景色,听不时传来的呕吐声,真的是很煞风景。最小的越瀚,到是没有出现这种情况,让她挺意外的。

她走过去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道:“现在舌头已经好了吗?”

嘴里的伤好的尤其慢,不能上药是一个原因,要吃东西也是一个原因。所以伤口就会好的很慢,偏偏这小子那天太兴奋,张着嘴笑磕的就有点狠。

越瀚点头道:“回姐姐的话,瀚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见小豆丁说话正常,面上也不见痛色,越慕言也知道伤肯定是差不多好了,于是笑着道:“吃一堑,长一智。如今你吃到苦头了,等以后学骑马时,定然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。”

越瀚刚想说什么,身边的乳娘就开口道:“瀚公子,夫人说您才养好伤,不能久吹风,还是回车里休息吧。”

越瀚听了顿了下就道:“那瀚儿先走了,姐姐告辞。”

“去吧。”越慕言不想让小豆丁为难笑应了一声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那个乳娘定然是听了云夫人的吩咐,不让越瀚和她亲近。别说现在没有风,就是有风,难道还能把越瀚嘴里的伤口,再给吹裂开一次吗?

结果她刚走几步,就迎上了一个比她略大一些,同样身穿黑甲的少年,正朝着她灿烂的笑,笑的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她走近一边的周寻,问道:“那谁啊?”

周寻掀了掀眼皮,开口道:“那是主上前六连寨大当家的儿子,大概是见女公子貌美,才会笑脸相对吧。”

越慕言被这不咸不炎的语气噎的不轻,不过她不是太高看自己,六连寨还想和她结亲,心也是真不小啊。

《公主驯马记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