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书库 > 《半是清甜半是伤》半是蜜糖半伤电视剧免费版 主角是贺芳鸣,小莫的小说 半是清甜半是伤帝王攻

半是清甜半是伤

短篇连载中

经典小说《半是清甜半是伤》由云山皎月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贺芳鸣,小莫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01 办公室里的争执声越来越大,临近过道的几

|更新:2021-01-30 06:01:11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经典小说《半是清甜半是伤》由云山皎月所编写的短篇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贺芳鸣,小莫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01 办公室里的争执声越来越大,临近过道的几

《半是清甜半是伤》免费试读

01

办公室里的争执声越来越大,临近过道的几颗脑袋从格子间探过来。

“谁爱干谁干去!”财务科科长贺芳鸣猛地将门摔上,瞪了一眼过道里伸长脖子来不及缩回的人。

“妈呀!吓死我了!”说话的是新来的管培生,刚到没几天。

人事部年底忙,加上原财务部部长退休,人事部部长暂时分管财务工作,所以分配前安排这些新人帮助工作。

另一个新人也是受到惊吓的样子,“虽然才来几天,但贺科长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,很少见她发火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距离部长办公室最近的一个男生说,“像是为了预算的事……”

下半年以来经济下行趋势明显,公司为防控风险,要求财务科统筹编制明年经费预算时调整结构,保障公司人员、办公经费正常开支的情况下,压缩外贸方面预算,调整对内投资,关键是,会后第二天就要结果。

财务科这几个月刚迎接总公司财务审计,除了离职、休产假员工,剩下几天忙得人仰马翻,连续几个月无休。

“往年预算都是11月提交,今年倒好,只有一个通宵的时间,难怪贺科长会有这样的反应了。”

公司的预算编制复杂,人员开支只是小额,大头在业务方面。一晚上的时间,沟通协调确认调整比例都来不及,遑论形成报告。

“跟着年轻的领导就是惨!”

“怎么说?年轻的领导有前途,工作各方面不是更能为手下打开局面吗?”

“你太天真!年轻领导追求进步,对工作的要求只会更高,对员工的压榨只会更狠!”说话的人拿眼睛一瞟办公室门前烫金的“人事部部长”门牌。

“哎!难怪外面传言……”

“什么?”几颗脑袋凑得更紧。

“听以前在公司任过职的学长说起,公司里的人、合作的企业都认为向部长超级难搞,工作狂,待人极其严苛,新人都被她K过,我们都做好心理准备吧!”

“还有这回事?”有人问。

“嗯!后来学长从公司离职了,和她有没有关系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“她什么星座?”旁边一直插不上话的女生问。

众人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看向这个女生,平时她也经常这么脱线,经常在大家讨论严肃的话题时提出令人无语的问题。

“肯定是摩羯座!”女生信誓旦旦地说。

众人第一次觉得她的话有那么一点点道理。

腹黑、冷酷无情、工作狂,可不就是大boss—摩羯座嘛!

02

站在向晚桌前的实习生小莫将头压得很低。

向晚的语气平和,这让她更加羞愧难当。

“书面检查交贺科长签字后送过来,希望你引以为戒。”

恭敬地合上办公室的门,小莫一声不吭径直回到自己工位,将头埋进臂膀。

旁边的同事轻轻推她肩膀,“怎么了,小莫?”

小莫的肩膀一耸一耸,过了一会儿,捂住脸跑向洗手间的方向。

在财务科办理报销手续的管培生小方回到座位,对旁边的人说,“财务科那个实习生小莫,好像被向部长骂哭啦!”

“报销时我也听说了!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,好像就是贴错了一笔发票,导致给企业打错了金额,不过好在即使发现纠正了。”

“金额大么?”

“听说不大。”

“那至于将人骂哭么?”

众人面露同情的表情,心有余悸地看看了向晚办公室的方向,纷纷回到自己座位上。

03

公司高层大会。

会议结尾,新上任的空降总经理对坐在一侧的向晚说,“向部长啊,按照我们刚刚的思路你让财务科明天把预算报告放我桌上。”

“好的。”向晚回到,“我回去马上传达您的指示。只是为了确保报告成效,我们需要和业务部门进行充分沟通,调整预算比例,时间上……”

经理一笑,“时间上好说,这样,你让他们明天中午之前送给我就可以了!”

办公室内。

向晚刚传达经理的要求,贺芳鸣一听就炸了,“明天!他怎么不叫马上!领导到底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底下的人,几个月的翻凭证订资料,眼睛都快要瞎了,没有考虑过今天才被审计组送走吗?我们不奢求休假,只是预算往年都11月提交,我们今年也会如期报上去,哪想到领导来这么大个‘惊喜’?!他们到底有没有把我们当人,我们又不是机器!”

贺芳鸣性情温和,为人直爽,遇到忍不下的事情也是非说不可的性格。

“作为科室负责人,你的路还很长,说话前要注意影响,我提醒过。”向晚平静道,她一边低头在白纸上画着什么。

“管它那么多!我就是气不过!”贺芳鸣气呼呼地道,将向晚手旁的咖啡端起来,一口喝掉。

“说这些无益。”向晚将手里的纸递给她,“这是我初步的设想,你跟各部门负责人都斟酌沟通一下,确定灏大的框架,再将各部门填报的预算往里面放。”

贺芳鸣呼出一口气,接过纸张甩门而去。

凌晨一点。

财务科灯火通明,贺芳鸣顶着略微凌乱的头发穿梭在各个工位,直到下属完成每个部门的数据结构。

与平日的精致干练形象大为不同。

人事部的办公区一片漆黑,仔细看,才能辨认向晚办公室从玻璃门透出来的一点光。

键盘“哒哒”作响,理想状态下,贺芳鸣可以在凌晨之前将报告的核心数据完成,向晚正在亲自撰写报告的文字部门。

她专注地看着显示屏,指尖飞跃,一段段流畅的文字跃入眼帘……

隔着走到的两个办公区域,像并肩作战的两个战区……

04

小莫冲进洗手间,刚好洗手台没有人,她捂住眼睛忍不住哭了出来。

“唰!”水龙头打开的声音。

小莫放开手,看见科长贺芳鸣正在洗手。

她有些尴尬,立刻用手背胡乱擦掉泪水,正准备扯旁边纸巾时,贺芳鸣已经递了一张过来。

“觉得委屈?”贺芳鸣问。

小莫郑重摇头。

“那你为什么难过?”

小莫又将头低了下来。

“几年前,我也来这间洗手间哭过,还不止一回。”贺芳鸣说。

小莫惊讶抬头。

“想不到吧?也是被向部长训了,不过那时她还不是部长,是我的顶头上司,科长。邻座的同事有事,她座位上的座机响了,我原本是想帮忙,就接了。因为信息不确定,说句模棱两可的话,而后来忙,忘了告诉同事电话的事。觉得这不过是件小事对吗?”贺芳鸣继续说道,“刚好接电话的也是个新手,将我那句不确定的答复当做正式回答,提前确认了订单,那是很大一笔订单。”

小莫惊讶地张嘴。

“当时我被罚了三个月的工资,外面的人都骂向科长心狠,毕竟那时效益好,不过提前确认了订单,多少公司都能卖掉的。但当时我只是初出茅庐刚毕业的学生,三个月工资对我来说却是一大笔钱,因为我是弱者,所以大家理所当然站在我这一边。”

“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按照规定,我应该被开除的,因为在试用期出了这么大纰漏。但向科长承了主责,说是因为她的原因,工作环节有漏洞,复核确认环节不到位……当时她本来被提名综合业务部部长的,也因为这件事耽搁下来,后来才负责人事部……”

小莫的眼泪终于干了,闪烁明亮的神采。

“关心一个人,不一定只有固定的形式。谁说及时敲打不是帮助呢?至少当年的那件事我深深装进脑海里,一直提醒自己。”

小莫郑重地点头,似乎有点明白过来,脸上终于浮现一抹浅浅的笑容。

贺芳鸣也笑了,她原是不明白的,当年不知在卫生间,她也曾偷偷躲在楼梯里哭。

“好苗子你们也要好好带啊!”她听见向晚的声音,隔着楼梯间的门刚好走过。

另一个声音来自当时负责带她的“师傅”。

“不要指望新人一来就什么都甩手给她,要手把手地教、手把手地带!”

“但是有一点,标准要定高。如果你给她的标准是100分,她有可能完成80;如果你把她就当新人看,标准定到80,可能她最多就能完成60。所以如果她做得不够,也是一开始错估她的潜能。”

脚步声渐行渐远,感受脸上湿润的触觉,贺芳鸣这才发现自己泪流满面。

因为工作上的过失,她刚觉得无地自容,觉得都是自己的问题,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时,有人居然现在她的立场想,并且不因犯过的错给她下定论,依然关注她,看好她……

她永远记得当时过山车般的心情……

《半是清甜半是伤》精彩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