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> 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放翁依旧醉春风 第九章:再遇燃沧 桃花依旧醉春风免费阅读

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放翁依旧醉春风 第九章:再遇燃沧 桃花依旧醉春风免费阅读

发布时间:2021-02-19 12:02:15编辑:百小白来源:小说作者:太子 状态:已完结

主角叫黎阳,齐岳的小说是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,它的作者是太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众人一惊!偌大的的一个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>>>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在线阅读<<<

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免费试读


众人一惊!偌大的的一个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黎阳撤了仙障,冷冷地看着白琪咿。

“白琪咿,你这是何意!”最先开口的当然是这场婚宴的主人妖君九星,他堂堂妖君哪能容人在他的婚宴上这般放肆。

白琪咿假情假意笑了笑,道:“妖君勿怪,我无意冲撞喜宴,只是刚刚双翼和我说,见着个人,好像是狼族的人,我一时情急,怕喜宴中混进来狼族的人捣乱,这才开了弓。”然后又装模作样地拱了拱手,道:“我这把玄铁银玄弓用着还不太顺手,冒犯了黎阳神君的枕边人,还请神君勿怪。”

枕边人?黎阳冷哼一声,好个白琪咿,算计到他的头上来了。

玥棽歌不得不佩服白琪咿,三言两语就将暗箭伤人的事推了个干净,道一句一时情急,即便是九星也不好再怪她扰了喜宴。再来一句枕边人就等于告诉众人她和黎阳关系不一般,这样一来,他和黎阳势必会受到这些人的议论,而燃沧,怎么会娶一个和自己侄子有关系的女人呢?这女人,玥棽歌挑眉,真是被黎阳说中了。

若是依着玥棽歌从前的性子,她才不管会不会扰了妖君的婚宴,今日定时要好好教教白琪咿怎么“用”这把弓,但自从受了天劫后她也就不像以前那么爱动手了,她在天启宫养病的这些年性子变了不少,变得柔和内敛了,嗯,这是丘曳说的。

是以,玥棽歌本着大人有大量的原则无意与她计较,权当给妖君面子了,刚想说句无妨,就听大厅外一道声音响起:“既然用着不顺手,那就毁了吧。”

话音一落,就见白琪咿似是被灼伤一般放开了手里的寒铁银玄弓,而被她丢开的弓则被一团大火包住,白琪咿想施法挽救,却奈何被定住动弹不得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寒铁银玄弓被大火吞噬,最终化为灰烬。

厅里的众人看着这一幕,有想帮忙挽救的,但一看大厅里最有能耐的妖君和神君都没有帮忙,最后还是识趣地没有出手。

玥棽歌听着这声音有几分耳熟,望向大厅门口,只见一人不急不慢地走进大厅,玄衣玉带,紫冠黑发,腰间的白色玉坠十分显眼,不是燃沧还能有谁?也只有他才会这么毫不怜惜、连手指头都不动一下就毁掉了一把天族神器,看来今日是妖君九星的大吉日,却是她白琪咿的大凶之日。

玥棽歌咂咂舌,多好的一件神器啊,还被载入过天族神器典册的,就怎么毁了,可惜!可惜极了!再看白琪咿那张气得通红的张脸,玥棽歌深吸口气,觉得心里甚是痛快。

“侄儿拜见小叔。”黎阳朝玥棽歌挑了挑眉,露出一个莫测的笑,然后朝黎阳做了个揖,一听见声音,他就猜到了是他小叔了,

“见过燃沧神君。”九星有些惊讶,他和燃沧没见过几次,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,对于这位九重天上的战神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他的婚宴上他很疑惑,疑惑之余还有一些好奇。

“拜见燃沧神君。”而大殿里的其他人,在听见黎阳和九星称呼进来的人后,甚是懂事地齐刷刷跪了一地,连头都不敢抬。他们都知道天界的黎阳神君和妖君九星交情深,但谁也没听说过燃沧和他也有交情啊。

而这位为天界战神,燃沧神君,看也没看他们一眼,道了句:“免了。”径直走到玥棽歌身边。

燃沧和玥棽歌两两相对,没有说话,燃沧抓住玥棽歌的手,将她往身边带了带,看也不看白琪咿一眼,道:“本君的人容不得别人碰一丝一毫!”

玥棽歌一愣,一旁被定住的白琪咿也是一愣,大厅里的其他人皆是一愣。

燃沧这话说地及其平淡,就好像在说今日天气不错一样,但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周身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九星看了一眼玥棽歌,又看了一眼燃沧,心道:原来燃沧是来找人的。

“燃沧,你,你”白琪咿泪眼朦胧地看着燃沧,脸一阵白一阵红的。咬了咬唇,又看着玥棽歌,那眼中的怨恨,玥棽歌看得明明白白,玥棽歌有意再气她一气,故意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。

酒宴还没结束,燃沧坐在上座,九星亲自为他斟满酒,道:“燃沧神君大驾,九星未能远迎还请神君勿怪。”

燃沧就着九星倒的酒敬他,“无妨,是本君不请自来,妖君可介意?”

“燃沧神君哪里的话。”

玥棽歌坐在他身旁,她的手还被燃沧握着,不敢太大动作,微微挣了挣,燃沧握得更紧了,玥棽歌只能望着黎阳求救。

黎阳回以爱莫能助的眼神。

燃沧看着玥棽歌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,摊开手掌,一个黑木锦盒出现在九星面前,对九星说:“今日妖君大喜,棽儿走得急把礼落在家里的。”

玥棽歌又是一怔,见黎阳一口酒含在嘴里差点喷出来,她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,刚才燃沧说的是她?棽儿?

九星双手接过了盒子,起身朝玥棽歌拱了拱手谢道:“有劳燃沧神君和上神费心了。”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玥棽歌硬着头皮笑道,正待举杯,手里的酒盏就被燃沧在众目睽睽下夺了去,然后对着她温柔一笑,道:“少喝些。”

燃沧看着她,深邃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看穿,玥棽歌每次见他这样盯着自己总是有些心慌,就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,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怕什么,明知道自己脸上的面具他是看不穿的。

酒席上又是一番推杯换盏,眼看着天色也不早了,新人也该入洞房了,黎阳和着九星的一堆好友闹着要闹洞房,玥棽歌早就没了兴致,想离桌,奈何手被人燃沧握着。

“神君还不准备放手吗?”玥棽歌晃了晃被燃沧握着的手,见他挑着一双剑眉,眼里带着笑意,好像真没打算放手的意思,于是又说:“我想出去走走,有点闷。”

“也好。”燃沧看着她点点头,起身牵着她就往外走。

刚刚在大厅里玥棽歌碍于他的面子不好直接挣脱他的手,现在出了九星府,玥棽歌说什么也不想被燃沧牵着了,反手用力一挣,甩开了燃沧的手。

“神君牵了这么久手不酸?”玥棽歌理了理袖子,一双桃花眼微怒。

燃沧不以为然地看着被她挣脱开的是手,道:“不酸。”

玥棽歌哼了一声,平心而论玥棽歌并不讨厌燃沧,虽然初次见面她心里窝着火但不是冲着他,燃沧好歹是天界的神君,他要不是占着她的命玉不还,玥棽歌倒是觉得自己说不定还会好好向他请教几招,但是此刻,玥棽歌真恨不得祭出天雷地火狠狠将燃沧劈晕过去。

燃沧也不恼,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,“我刚才帮你出了口气,你连一个谢字都不对我说吗?”

他不提还好,一提玥棽歌就觉得郁闷,他刚刚一进来就说自己是他的人,怎么想都是自己吃亏,好端端的就这么变成他的人了,谁同意的,谁允诺的,真是气死人了。

“没人让你帮我出气啊,再说了,我玥棽歌再不济也是天启宫的上神,放眼六界,又有几人能动我?”玥棽歌自知这话说得牵强,她伤病刚愈,损了不少修为,就算是承了丘曳两万年的修为,但要是和燃沧比,依旧是弱得很,她自己心里也清楚,但是即便如此她还是记得白俊以前常教育她的一句话,在外面无论对手多强大,都不能示弱,输人不输阵嘛,实在打不过就回家搬救兵,毕竟,能打赢她几位师兄的人不多。

“如此甚好。”燃沧颇为满意地点点头,然后又说了句让玥棽歌炸毛的话。

“毕竟,本君也不希望本君的妻子太弱。”

玥棽歌一口气差点没缓过来,愤恨地瞪着燃沧,怒道:“你!谁是你妻子了,你把命玉还我。”

燃沧上前几步,抬手摸着她脸上冰冷的面具,笑道:“本君要是不呢?”

“你!”玥棽歌心里那个恨啊,想要动手硬强又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有胜算的,冷静,玥棽歌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!

“燃沧,我们打个赌吧,你要是输了就把命玉还给我,我要是输了,嗯”玥棽歌想了想,道:“我要是输了命玉就送给你了,如何?”

燃沧挑眉,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不禁好笑地提醒她:“本君是不败的战神,从来没输过,你确定要和本君赌。”

“嗯!”玥棽歌重重地点头,笑道:“燃沧神君莫不是怕了?”

知道她这是想用激将法,燃沧很想看看她到底能玩出什么花样,依道:“棽儿,你想赌什么?”

赌什么?玥棽歌想了想,突然记起以前在蓝卿的药典里看到过一种名叫双牙的花,这种花只生长在齐岳以北的秀山山谷里,用作药材算不上有多名贵,但用双牙花酿出啦的酒却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“我们就赌酿酒,如何?”

玥棽歌并不醉心饮酒,只是她养伤的这些年不知怎么的就迷上了酿酒,还找了好些酿酒的书典来看,天启山的花果几乎被她挨个用了个遍,早前酿出来的酒也只有山里的老榕树精敢喝,后来酿得多了手艺也就熟练了很多,渐渐地入得了她几位师兄的口,玥棽歌就酿得更欢快了,一次将新酿的酒拿给他几位师兄尝,难得地得到他们一致好评,玥棽歌开心了几天,慷慨地将剩下的酒全部打包,差了个地仙送到远在钟山的栖年手上。

后来那个地仙回来了,还带回栖年的一

桃花依旧醉春风

桃花依旧醉春风

作者:太子类型:现代言情状态:连载中

主角叫黎阳,齐岳的小说是《桃花依旧醉春风》,它的作者是太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众人一惊!偌大的的一个厅里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小说详情